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傅光明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文学博士。著有《人生的采访者:萧乾评传》、《未带地图,行旅人生》、《老舍之死采访实录》等。

网易考拉推荐

犹太人与放高利贷者  

2015-06-28 08:24:00|  分类: 文化,历史,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犹太人与放高利贷者

        在欧洲人文主义者眼里属于“黑暗时代”的“中世纪”(Middle Ages, 476-1453),民间已有传说,犹太人在“逾越节”(Passover)时吃基督徒的肉。这个时候的欧洲又已是基督教(实际是罗马教)的天下,一代又一代的基督徒儿童,从小耳濡目染,接受犹太人是唯一异教徒的教育,认为犹太人是杀害耶稣的凶手,是基督徒世界的仇敌,而且,犹太人是天生的放高利贷者。

        这样的教育所引起的对于犹太人与生俱来的憎恨、厌恶,在《威尼斯商人》中的格拉西安诺身上,得到完美体现。无论是每每提及,还是直接面对夏洛克,他不假思索就会从嘴里蹦出一连串“魔鬼”、“异教徒”、“犹太狗”、“该下地狱”、“像狼一样凶残嗜血”等轻蔑、侮辱、咒骂的字眼。当夏洛克庭审失败以后,喜出望外、幸灾乐祸的格拉西安诺,完全是落井下石地刺激夏洛克说:“求公爵开恩,让你自己找个地方去上吊;不过,你的财产充了公,怕是连一根上吊绳也买不起了,结果到头来,还得花公家的钱吊死你。”【4.1】这句话透出两层意蕴:第一,在格拉西安诺的灵魂深处,耶稣是被犹大这个犹太叛徒害死的;干了坏事的夏洛克应该像犹大一样,“把钱丢在圣殿里,走出去,上吊自杀”。(《新约·马太福音》27·5) 第二,夏洛克死不足惜,对这样的恶人,就不用去管上帝是否慈悲仁慈了。因为上帝爱基督徒,不爱犹太人。

        这或许也是莎士比亚有意为之。可是如果按《圣经·旧约》,犹太人借钱给外族人时,可以获取利息。如《出埃及记》22·25载:“如果你借钱给我子民中的任何穷人,不可像放债的人索取利息。”《利未记》25·35-38载:“如果你有同胞穷得无法维持自己的生活,……你借钱给他,不可索取利息。……这就是我——上主、你们的上帝所颁布的命令。”《申命记》载23·19-20:“你们借钱、粮食,或其他东西给以色列同胞,不可计算利息。借给外族人可以计算利息,借给以色列同胞就不可。”

        也就是说,夏洛克的放债取息,不仅合情合理(合传统犹太人放债给“外族人”的情理),而且合法(符合摩西律法)。因此,在夏洛克的内心,靠放贷赚钱,天经地义。与之相反,安东尼奥恪守的则是基督信条,如《新约·马太福音》20·15载:“难道我无权使用自己的钱吗?为了我待人慷慨,你就嫉妒吗?”《路加福音》6·35载:“你们要爱仇敌,善待他们;借钱给人,而不期望收回!那么,你们将得到丰富的奖赏,而且将成为至高上帝的儿女,因为他也以仁慈待那些忘恩负义和邪恶的人。”显而易见,安东尼奥恰恰是在“使用自己的钱”,“待人慷慨”,“借钱给人,而不期望收回”,并由此遭到夏洛克的“嫉妒”。两相比较,夏洛克就自然成为基督徒眼里那“忘恩负义和邪恶的人”。

        然而,正是基于这样的信条,在基督教兴起以后,从公元4世纪开始,基督徒神职人员被禁止放高利贷,否则开除教籍。5世纪时,最伟大的神学家圣·奥古斯丁(Aurelius Augustinus, 354-430)提出,禁止任何人放高利贷。被誉为罗马教会第一位杰出教皇的利奥一世(Papa Leo Ⅰ,440-461年在位)的著名格言,是“以金钱获利是灵魂的死亡”。到了7世纪,禁止放高利贷的禁令,已扩大到在俗的普通教徒。

        11世纪末,教皇乌尔班二世(Urban Ⅱ, 1035-1099年在位)对于高利贷及放贷行为,第一次做出了清晰而全面的界定、诠释:1,高利贷是指通过借贷而要求高于借贷价值的任何情况。2,通过高利贷赚钱是一种罪孽,《旧约》、《新约》都禁止此种行为。3,在所有物之外行为接受另外的所有物,是一种罪孽。4,通过高利贷获得的东西,必须完全归还给真正的主人。5,要求赊帐购买者以更高的价格购买,是清清楚楚的高利贷行为。

1139年,在罗马教皇英诺森二世(Pope Innocent Ⅱ, ?-1143)任内,于拉特兰教堂(Lateran Church)召开的第二次拉特兰大公会议(Second General Council of Lateran)上,为规范教会内部纪律,信条的第二条明确规定:“放高利贷者,将终身蒙羞,除非悔改,否则死后不得按教友——基督徒的葬礼入葬。”到教皇亚历山大三世(Alexander Ⅲ, 1159-1181年在位)时,他宣称“不可接受放高利贷者(泛指所有放贷人或银行家)的施舍。”再到1179年,第三次拉特兰大公会议规定,放高利贷者将被逐出教会。

        从此,靠放高利贷谋利的犹太人普遍遭到全社会的排斥。到了中世纪伟大诗人但丁(Dante1265-1321)笔下的《神曲·地狱篇》,放高利贷者不仅作为罪人被打入地狱,而且是与犯淫邪鸡奸罪的人待在地狱的“同一环”。

        在罗马教会竭力谴责高利贷的同时,迫于压力的世俗王权,也不断发布禁止高利贷的禁令。例如,14世纪,法国“美男子”国王菲利普四世(Philippe Ⅳ, 1258-1314年在位)参照教会的谴责,颁布了若干法令,宣布“秉承上帝和圣父的禁令,无论数额多少,谴责和禁止一切形式的高利贷。”

        1565年,法国高等法院甚至颁布这样的法令:“令凡知悉放高利贷者之男女来本院告发。一经查实,凡放高利贷者,不论其身份、地位、条件,亦不论性别男女、经商与否,一律罚银百斤。将视此类人等如传染瘟疫及危害公物者,灭之殆尽。”两年之后,对放高利贷者又加重了惩罚,对屡教不改者,除永远开除教籍,另加罚款,并没收财产。1579年,法国再颁布《布鲁瓦诏令》:“无论身份、性别、条件,禁止、杜绝任何人放高利贷或提供有息贷款;禁止任何人出租物品索要利钱,即便以公共交易的名义,亦断不可行。首次违反者,将处以当衆认罪,开除教籍,直至判刑等。”这一条款,一直沿用到210年以后的1789年“法国大革命”。

        耐人寻味的是,这一时期生活在瑞士的法国著名宗教改革家约翰·加尔文(John Calvin, 1509-1564),却在重新诠释《圣经》,他提出圣法并不禁止高利贷,自然法允许高利贷,放债是提供帮助,任何劳动都应得到报酬。他甚至呼吁“不要让钱闲着,让它生利”。这便是贷款的法则。加尔文打破钱不生利的教条,为瑞士现代银行业的勃兴,打下基础,开辟了道路。与此相关,荷兰、英国先后将高利贷禁令废除,这对刺激两国经济在欧洲的率先发展,不能不说是强力的推动作用之一。

        而事实上,民间高利贷始终有其广阔的市场空间,对此,严厉的法令并不能得到彻底执行,甚至有时连国王也需从富商那里获得有偿贷款。因此,敕令常常被变通执行。按今天的话说,许多事情都是特批特办,法外另行处理。即便在中世纪的商界,实际上业已存在两种借方与贷方,第一种是担保借贷,主要是个人之间的行为,多发生在市民与商人,或商人与商人之间。《威尼斯商人》中,巴萨尼奥在商人安东尼奥的担保下,向夏洛克借贷,即属此类典型;第二种是商贸借贷,主要发生在商人与银行之间,当然,商人之间也常彼此借贷。相较而言,前者利息高,风险大,属高利贷禁令谴责的范畴。后者为生产性贷款,利息不高,风险较小,也多少可以规避高利贷禁令的谴责。换言之,前者一般属于放贷人只借出金钱,自己无需付出时间和劳动,其所得利息被视为“卑劣的利息”;后者属于借贷人通过付出时间和商业劳动,得到利润,则被视为“诚实的报酬”。

        到了16世纪,放贷取息在威尼斯这样自由商贸的城邦国家,已成为当时社会的一种普遍现象。这正是《威尼斯商人》故事发生的大背景,也是夏洛克靠放债赚取“卑劣的利息”的生活现实。(未完待续)

 

               【原载《文学》(2014秋冬卷),陈思和、王德威主编,上海文艺出版社2015年2月版。】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