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傅光明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文学博士。著有《人生的采访者:萧乾评传》、《未带地图,行旅人生》、《老舍之死采访实录》等。

网易考拉推荐

白银纪行(组诗)  

2014-07-17 14:32:00|  分类: 文化,历史,旅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白银纪行(组诗)

                       

人若能自由的思想和行走,

那便是万物之灵长的尊严!

                                      

序篇

 

五月十一日正午,

兰州中川机场。

我们来了!(注释1)

 

一.会宁篇

 

那是5000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

这里已有人类的生息繁衍。

秦皇、汉武的西巡,

也曾在此留下帝王的脚迹。

历朝历代,这里更是,

更是留下数不胜数的,

武将驻守边关的足印,

文人墨客的翰墨诗韵。

 

但似乎所有的一切,

都抵不过历史将时间的节点,

定格在193610月那个瞬间,

中国工农红军一二四方面军,

从遥远的万里长征一起走来。

 

“会师楼”仿佛依然在述说,

述说昨天的历史。

“会师纪念塔”已将,

已将这非凡的历史铭记。

“红军长征胜利纪念馆”,

更是将这辉煌的一页再现。

 

所有的感官都激活了,

要谛听那并未远去的声音:

革命的灵魂在这里永生,

未来将让这里变得丰腴。

 

我们仿佛穿越了生命时空,

感受着大地子宫的孕育,

因为今天,这里已经有了,

有了重温会师的红色旅游,

有了独具特色的绿色产业,

有了尊师重教的金色教育。

 

教育是一方水土的希望,

崇文修德、尊师重教的传统,

已让会宁因教育享誉西北。

对民计民生的切实改善,

又会在不太久远的将来,

让会宁脱去贫困奔赴小康。

 

 

远去了,远去的

是昔日“秦陇锁钥”的边关重镇。

走来了,走来的,

是今日会宁人朗朗上口的诗句:

“三山三色三军会师地,

一水一塔一座拥军城。”(注释2)

 

 

二.靖远篇

 

“虎豹口”!

单凭这一虎一豹的名字,

你就是黄河渡口中最血腥的一个!

1936年初冬的10月末,

21800名如虎如豹的红军将士,

在这里,就在这里,

用木舟搏击涛浪,

冒着枪炮鏖战七昼夜,

突破敌人的重兵防守,

奋勇强渡,西进,西进!

 

从眼前,脚下变窄的河面,

温顺、平缓的水流,想象,

想象大河湍急黄水的吼叫,

弥漫的硝烟似乎尚未消散,

枪炮声还依稀在耳畔回响。

华夏文明摇篮的母亲河啊,

在这里,把豪情奔涌的血性,

写进了红军西征的历史篇章。

 

靖远,从汉武帝首建县制,

至今已有多少,有多少,

历史的沿革、人文的荟萃,

只留下,留下悠悠不绝的身影。

而今,这里的乌兰镇有了新农村,

刘川要建全省规划面积最大的工业园,

腾飞国际越野赛场建设项目已经启动,

大环境的绿化工程将使城区更宜人居。

 

你,昔日的“塞上江南”、“陇上名邑”,

今天已是全省最大的蔬菜生产基地,

还是全省最大的羔羊肉产地和集散中心,

丰富的资源、能源,必会使你早日脱贫,

赢回那已失去的美誉——“黄河明珠”。

 

“法泉地灵”的法泉寺,

想不到你这千年的古刹,

曾位列靖远古八景之首。

北魏开窟造像的斑驳泥彩,

唐代壁画藻井的陈迹线条,

仿佛还在炫耀远逝的华彩。

 

而今,山寺依红岩的景观,

曲径通幽处洞窟连群的绮丽,

清泉回流晃动着的楼阁摇曳,

都在召唤不远将来的崭新辉煌。

在这里,我们向你作别,

也默默为你的明天祈福!

 

 

三.平川篇

 

巍巍屈吴山,

一片滋生革命的红色沃土,

1932年,早期武装起义的枪声,

在这里打响;

1935年的秋天,

红二十五军从这里东进陕北。

 

北山脚下有个“打拉池”,(注释3)

多么奇怪的一个地名!

朱、张率领的红四方面军,

与彭德怀所率西方野战军,

在此会师,随后胜利完成西征。

红色的历史把红色的日子烙印在,

烙印在19361023号这一天!

 

这一天,

我们来到“打拉池”,

在当年彭总指挥作战的北魏石窟,

肃立、遥想。

这一天,

我们来到屈吴山,

在“中国革命领袖红军纪念馆”里,

鞠躬、致敬!

 

这一天,

我们驱车、又徒步,

踏着潮湿的泥土,

来到屈吴山林场,

只为、只为作证,

那三万亩的荒山秃岭,

变成了绿色生态的森林。

 

这一天,

猛劲凌厉的山风,

吹来泥土中太阳的香气,

纷纷飞扬的雪花不期而遇,

绵延起伏白皑皑的山峦雪原,

让我们感受了,感受了,

春冬秋夏一天里的变幻四季。

 

这一天,

结识了憨厚、健壮的护林员,

黝黑的面庞、微薄的月薪,

成了他十余年护林的符号。

他正如坡上星星点点的野花,

风霜雨雪更见出生命的坚韧。

这片生态林就是他守望的灯塔,

一颗树就是大地绿肺的一根神经,

常绿的山岗就是一座座生态纪念碑。

 

 

四.白银篇

 

曾沿着河西走廊的丝绸之路,

做过一次十足背包客的旅行:

在羲皇故里的天水,

惊叹秦州胜境麦积山;

银武威的雷台汉墓,

金张掖的大佛寺,

兀立于戈壁瀚海的嘉峪雄关,

茫茫沙原上的精灵敦煌莫高窟,

一次又一次震撼着整个身心。

历史与文化在血液中交融,

这份神秘的壮丽属于北方。

 

也曾由取名源自皋兰山的兰州,

一路南行,到过夏河拉卜楞寺,

领略藏传格鲁派佛教的神韵风采;

到过川甘交界点的郎木寺——

那个藏语“虎穴仙女寺”的佛寺,

在这一国内海拨最低的高原藏区,

仿佛沐浴了纯净灵魂的神圣洗礼。

就连这里的自然风光,

甘南那辽阔美丽的草原牧场;

那颗翡翠般的璀璨明珠——尕海湖,

高原雪域的圣湖“香巴拉”,

都会把旅行者变成朝圣的香客。

 

因此,从未、从未想过,

来这因矿得名、因企设市的白银做客;

更从未、从未想到,

曾几何时只有九户人家的戈壁荒滩,

会随着1956年白银矿山的一声巨响,

爆破出一座新兴的工业城。

 

在白银走过的半个多世纪,

它曾有过难言不尽的尴尬,

空气中超标的硫酸物、重金属,

令白银人在刺鼻的呼吸里衣食住行,

连年的工业污染还曾,还曾

让它位列国内十二大资源枯竭城市。

 

难以想象啊!

今天的白银人,已经、已经

骄傲地自称“美丽白银”。

蓝天、绿地、净水、茂林,

这真的是曾经的白银吗?

短短十年的时间啊!

大力治理、以人为本,

循环经济、民生为先,

旱作农业、美丽乡村,

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

将一个“穷”字早日根除。

 

亲眼目睹了“滴灌植树”,

种棵树的成本比养个孩子还要高。

黑管线密如蛛网铺满一座座山坡,

一滴滴的甘露渗入每一个小树坑。

啊,森林是大地母亲的绿色乳汁,

后世子孙将有福享有这绿色生态,

这体现着焕然一新的“白银精神”,

可不变的还是那朴素的精神实质,

铿锵有力的四个字——艰苦奋斗。

 

这里不再只是露天矿独领风骚,

不再只是单一的扶贫济困,

这里有了冶炼厂的综合车间,

有了崛起的西部科技新城,

有了水川镇广袤的黄河湿地。

啊,还有,还有,在银凤湖上,

一带浓丽的五彩云遥挂天宇,

我们藉此祈愿,祈愿

祥瑞之气向无限伸延。

 

 

五.景泰篇

 

黄河石林、饮马大峡谷,

多雄浑、粗犷、震撼的名字!

你是400万年前地质的造物,

你是大自然罕贵无比的馈赠,

你是鬼斧神工梦幻般的生態。

 

此前的我们该是多么无知啊!

竟不知天造地设的石峡雕塑,

会如此的擎天柱地、形态万千;

更不知黄河到此拐出个大S弯,

拐出了最美乡村之一的龙湾村。

 

悠悠地坐上羊皮筏,看哪,

危崖横断的石林依水而动,

曲流回旋的黄水傍山而流,

戈壁荒滩的绿洲映照河湾,

一幅超凡脱俗的桃源胜境。

地貌奇观透出原始的古韵,

人工田园挥洒浓郁的乡风,

造化的神力又与时代交汇,

一幅山河灵秀的瑰丽奇景。

 

一定是天缘的巧意安排,

把一古一今的人间奇观,

交相辉映在临别的黄昏。

古的是明万历年间的遗存,

是城堡形似金龟的永泰龟城;

残垣断壁还是那破损的记忆,

无情的遗忘才是野蛮的摧毁。

今的是戈壁滩上的风力电场,

新能源转起鳞次栉比的风叶。

建立在人文之上的科技创新,

坚持绿色环保型的经济发展,

正是国之“景泰”新的路标。

 

一片片的风叶,

我只要,只要

幻化成一只飞鸟,

在我命运的上空自由翱翔。

那便是我生命的花树,

那便是我春天的音乐。

                       我不要,不要

                       把它变成一首天鹅之歌,

凄婉、惆怅、哀怨、绝望。

人若能自由的思想和行走,

那便是万物之灵长的尊严!

 

 

尾声

 

五月十七日下午,

我们走了!

带着不舍的眷恋和思念,

向白银的三县两区挥手,

离别,为的是下次再见!

 

                     2014521日于北京昌平南口

 

注释1: 5月11日至17日,赴白银市学习。白银市下辖两区:白银区、平川区;三县:会宁、靖远、景泰,三县均为国家级贫困县。这篇纪行组诗,以学习所到地先后为序。此既为学习作业,亦有真情实感。

注释2:三山:指六盘山、铁木山、桃花山;三色:指马铃薯、玉米、小杂粮等三种农作物;一水:指引入县境的洮河;一塔:指耸立于会师广场的“中国工农红军第一二四方面军长征胜利会师纪念塔”。

注释3:蒙语“打喇赤”,指含滩地或有水草的地方。成吉思汗西征时,曾在此驻扎,故有此名。后明朝在此建“打喇赤堡”。1874年,清陕甘总督左宗棠奏请,将“打喇赤堡”改为“打拉池”。

                                                【原载《白银论坛》2014年第2期】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