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傅光明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文学博士。著有《人生的采访者:萧乾评传》、《未带地图,行旅人生》、《老舍之死采访实录》等。

网易考拉推荐

在冰岛(一):回到“茹毛饮血”的时代  

2014-11-27 10:55:00|  分类: 旅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冰岛(一):回到“茹毛饮血”的时代 - 傅光明 - 傅光明

               在冰岛(一):回到“茹毛饮血”的时代 

                     郑实 

刚到雷克雅未克的下午,心情糟透了。从飞机向窗外望去,天地间一片灰灰蒙蒙的。下了飞机去取行李,传送带送出第一圈行李,我就有预感。去年和一个朋友到法兰克福,她的行李就没有一起运到,什么随身物品都没有,可怜兮兮的过了一晚。从此我就总担心自己哪一天也碰到这样的事。所以收拾行李时特意把最重要的东西随身带着:充电器、药品、一部分吃的。得知我的箱子被落在赫尔辛基了,我没表示出不满,很平静地从机场人员手中接过临时洗漱用具,就出来找车进城。

下着雨,天光秃秃阴沉沉的。到了预订的旅馆门口,上面贴着纸条说,请入住的客人打电话找接待人员。这很荒唐,从别的国家来的人,刚下飞机到哪去买当地的电话卡呢?我转了几圈,总算在空荡荡大街上拦住一个过路人帮我打了电话。接待的小伙子不知是否着急约会,心急火燎的,把我领进房间就想走。这里的旅游旺季已过,整个旅馆里几乎是空的,我想多了解当地的情况,也只能拦住他问。可是他胡乱应付两句就跑了,让我有事打墙上挂的公用电话咨询。问题是我还没来得及兑换当地的冰岛克朗,没钱打电话。银行肯定也都下班了。明知这些,小伙子还是一下就没影了。

在冰岛(一):回到“茹毛饮血”的时代 - 傅光明 - 傅光明

为什么我要一个人跑到这个荒凉之地来?抑制不住地感到沮丧,只好打上伞到街上去碰碰运气。运气真是好,遇到了一个姑娘。她在旅游咨询中心的柜台后面忙作一团,世界各地飞来的各式各样的人,用各种各样口音的奇怪英语,都围着等她帮助,可帮助也可推脱的事,她都想办法帮助解决。终于轮到我时已经很晚了,她一边忍着哈欠一边回答我的问题,但态度特亲切,办事动作很麻利。从旅游咨询中心出来,因为搞明白了呆在这里必须知道的一些事,我的心情真的就开朗了好多。一个朋友总说,人与人之间的差别比人与动物之间的差距还大。即便是在冰岛这样一个世界的小角落里,遇到不同的人,心境也会迥然不同。这也是一个人独自旅行才能收获到的历经。忽然想到这个很瘦弱的冰岛女孩子,不知会选中什么样的生活伴侣,但愿那个人能真正欣赏她美好的天性。

 我之所以死活想来冰岛,是因为太向往它的独特了。一个由地壳运动和火山喷发形成的高纬度岛屿,很多自然奇景只有这里才能看到。天渐渐黑下来,一群人和我一起钻进大巴士,一路向北。我们要离开云层覆盖的地区,去看北极光。因为错过了最佳季节,能否看到北极光要凭运气。

快到预定地点,看导游自己套上连裤的棉衣,我心里犯嘀咕。我在柏林下狠心买了双澳毛靴子,一上飞机就热的火烧火燎,庆幸自己没穿太厚的裤子。但是一下大巴车我就后悔死了。午夜的冰岛原野上,我们站在一个小高坡上翘首等待,这时候穿多厚的裤子都不够。我觉得气温已经到零度左右,四下的空气都冻住了。我们站了大约半小时,先欣赏北半球的星空,我只认出了北斗七星,和一个W形的星座。终于看到了微弱的绿色的亮块在天空上若隐若现。没过多久就消失了,再也没有出现的迹象。大家都不死心。不愿回去。

我发现一个不言不语的日本女孩很厉害,一来就找到一个避风的地方。我挤到她身边,发现不让风迅速把身体的热量带走,似乎就可以忍受了。但是又一个小时过去了,还是什么都没有。我已经冻得五脏六腑都抖动成一团了。脑子里想到了所有关于冷的描写,和电影中用寒冷让人招供的酷刑。 

我几次想放弃,回到车里暖和一下。但是旁边的日本女孩能坚持,我为什么不行?渐渐有一半人走了。我对自己说,我要等到最后一个。这时候极光都不重要了,我心里只盼着别人都回去,我好履行自己的诺言。挺可笑的是吧?

但是大约只剩五六个人时,极光又出现了,而且越来越清晰。从混沌的黄绿色变成鲜亮些的艳绿。每一片大约只持续十几秒,就黯淡了。最好看的是那种一抹一抹的,在天空排列成一条宽的带子。我用冻僵的手指摸相机,但是拍不清晰。很多人带了三角架和很大的单反相机。有个人一直躺在冰冷的地上拍摄,我简直佩服死了。大约有六七分钟之后,极光完全消失了。天空回复了静默。

司机在按喇叭催我们回去。我是最后一个上的车。那些没等到最后的人们,也很幸运。我们的车刚开拔,极光再次显现。大家蜂拥而下,总算如愿以偿。这次的极光面积都不大,但挺清晰,很快速地变化着形状,好像被细细的手指在夜空里搅动。这种在暗夜里飘动的绿色和我们见到的都不一样,即便很明亮的部分也朦胧神秘,在瞬间就变化了,好像不容凡人多看,唯恐被看透。

回到车里,虽然温暖,但好像一时间穿不透我身体里积蓄的寒冷。渐渐手指和脸部的外皮有些发胀,是热气在往里钻吧。但我已经感觉不到了,很快沉入睡眠里。这是我希望的,因为第二天,要很早起来,出海去看鲸鱼和海豚。

 天刚蒙蒙亮,我们从雷克雅未克出发。船开动起来特别冷,船上有连裤的棉衣,但是迎着风脸会吹的生疼。这里的海水很深,黑蓝的,好像铺了煤在海底。但是很清澈。因为过了最佳观赏季节,一出发导游就说,船长是很有经验的,会尽量带大家去找鲸鱼,但也要看运气。虽然用声纳系统可以很容易找到鲸鱼,但它会扰乱它们的感官,所以不能用。这次出海,唯一可以保证的,是大家肯定可以呼吸到新鲜空气。

在冰岛(一):回到“茹毛饮血”的时代 - 傅光明 - 傅光明

在雷克雅未克的旅游纪念品商店里,有卖易拉罐装的冰岛空气,还标明请在离开冰岛后使用,才能体会到效果。真是很精明的商业点子。船上的卫生间里贴着提示:“为了保持清洁的大海,请大家只用必须用的肥皂和纸巾。”清新的空气和海水就是这样来的!

远处海面上有大群的海鸟,说明有鱼群。鲸鱼也会来觅食。快靠近海鸟群时,船长关掉了发动机。周围突然安静下来,大家都挤到船头,伸着脖子等待。先是海豚,速度很快,只能见到它脊背,然后就不知去向了。导游站在高处,发现了就告诉我们方位,我们就像鲁迅先生小说里描绘的那样,好像被人从后面提着脖子使劲向前看。海豚之后,鲸鱼终于出现了,也是一闪即逝。偶尔在远处喷出一股水。想想也很可笑,它们忙着吃饭,这一船的闲人却总是不肯罢休,围着它们的餐桌转来转去,就为了亲眼见一见这种海洋动物。但海洋动物对我们很没兴趣,出没了几次大约就游向新的海域去了。

轮船瞬间加速,回去接下一批好奇者。好歹看见了一点它们光滑的肌肤,大家好像也算满意。导游说昨晚气温降到了零度以下——正是我们等待极光的时候。听这样一说,顿觉很冷,下船后去买了一对维京人风格的毛绑腿,用粗粗拉拉的皮绳一捆,全身的血液都畅通起来了。也让我和街上努力穿苗条的美女们截然分开,好像我进错了时光机器,被从一千年前拉到了现代社会。但是我喜欢这样,大靴子,大裹腿,踢踢踏踏地走起来像刚刚和猛犸象搏斗归来,茹毛饮血,很有原始味道,这才像是在我想象中的冰岛啊。

回到旅馆,我的行李送来了。大喜过望。除了冰岛机场给的怪味牙膏、滑溜溜的奇怪的洗面奶,昨晚什么都没有,将就睡下了。因此又多享受到了失而复得的乐趣。

                   【原载《中国新时代》2014年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