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傅光明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文学博士。著有《人生的采访者:萧乾评传》、《未带地图,行旅人生》、《老舍之死采访实录》等。

网易考拉推荐

2013岁末感言:安静是灵魂深处的一缕阳光   

2013-12-30 14:0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3岁末感言:安静是灵魂深处的一缕阳光                                                  

                                                     

 

阳历2013年已到岁梢,自己本命的蛇年也眼瞅着马上就到了年根儿底下。民谚早有说法,人在本命之年,命多不顺遂,故要以红腰带驱邪避魔。我一直都不大信这个,所以,除了少时当“红小兵”(后来改回叫少先队),在脖子上系过五年红领巾,也还在“文革”的尾巴尖儿上,在右臂尝鲜儿似地裹过几天“红卫兵”袖章,再没系、挂、佩、戴过什么红色的劳什子。但愿红T恤不属此类。

2009岁末开始“感言”,5年光阴如飞,常觉度年如日一般。但我颇为自己感到几分庆幸,甚至有时不免露出几分自得的是,内心的安静使我离心外的喧嚣越来越远。不久前,友人送我一块小小、方方的精致铜牌,分量蛮重,上面镌刻的是一句节自《旧约·诗篇》(37·5)的话,英中对照:当将你的事交托耶和华,并倚靠他,他就必成全。(Commit thy way unto the LORD; trust also in him; and he shall bring it to pass.)这句话令我十分心仪。我把这块通灵宝牌摆在眼前,可以时时与它相对。不过,在俗的我,对它有个尘世版的诠释,即:安静是灵魂深处的一缕阳光。我以为完全讲得通,“安静”不就是我灵魂深处的“耶和华”吗?我所做的事,不仅要“倚靠”安静,更需要安静来“成全”。这是一缕多么难得而宝贵的阳光!我要格外珍惜,但愿它能“成全”我,直到生命的岁末。何况它的下一句是:他要使你的公平如光照射;他要使你的正义如正午的太阳。(And he shall bring forth thy righteousness as the light, and thy judgment as the noonday. 《诗篇》37·6

“诗篇”里的这句英文,若不注明源自《诗篇》,我还以为是莎士比亚的语言。它们何其相似!事实也是如此,在英国伊丽莎白一世女王时代写作的莎士比亚,不论文学语言,还是艺术灵感,都受到当时已译成英文并流行于世的多部《圣经》,以及英格兰《公祷书》的影响;反过来,他在其诗剧中天才并创造性地所使用的大量语言,又对在他1616去世那年面世的詹姆斯一世“国王钦定版《圣经》”产生了影响。这一版《圣经》对后世所产生的影响,真是巨大而深远!这或许是詹姆斯国王在位时的最大政绩。

上面这句英文,即由此而来,难怪有朋友读着费解。到了现代英文版的《诗篇》,有的把这句话变成:Commit your way to the LORD; trust in him and he will do this: he will make your righteousness shine like the dawn, the justice of your cause like the noonday sun. (《诗篇》37·5-6);也有的变为:Commit your way to the LORD; trust in him, and he will act. He will make your vindication shine like the light, and the justice of your cause like the noonday.(当将你的事交托耶和华,并倚靠他,他就必成全。他要使你的公义如光发出,使你的公平明如正午。)

这么一比,不是十分好玩儿吗?在表面好玩儿的背后,不是蕴含着许多宗教和文化上言说不尽的奥妙、丰富吗?不过,正如当我觉得说大白话没文采时,非要拽出一句唐宋诗词或文言文一样,我还是觉得这句带着莎士比亚味儿的“诗篇”够味儿!

作为一个与书结下天缘,并注定要与之白头偕老的人,最感身心愉悦的事之一,当然是看到新著或新译出版。今年出了两本译著,都是台湾商务印书馆出的。

一本是兰姆姐弟俩(玛丽·兰姆和查尔斯·兰姆)联手改写的《莎士比亚戏剧故事集》。

关于把莎士比亚除历史剧以外的悲、喜、传奇剧,改写成戏剧故事,我想正像兰姆姐弟在序言里所说:“莎士比亚戏剧是座丰富的宝库,青年读者必须得在年纪稍长以后,方能一领风骚。相对而言,这些故事仅是取自宝库的一些微不足道、毫无价值的零钱硬币,顶多不过是对莎士比亚那精美绝伦图画的临摹而已,既模糊不清,也很不完美。的确如此,为使这些故事读起来像散文,许多莎士比亚的清词丽句被改得远不能表达原作的意韵,这样一来就屡见不鲜地损害了莎士比亚语言的美。即便在有些地方原封不动地使用了莎士比亚的无韵体诗,并希望借此毫无雕饰的原作叫读者以为读的就是散文。然而,要把莎士比亚的语言从它巧夺天工的自然土壤和生机勃勃诗意盎然的花园里移植过来,无论怎样,势必会损伤很多原生态的美。

因此,我把它视为通向莎士比亚文学世界的一座虹桥,并努力通过它走进、徜徉、永驻这个世界。真巧,刚刚收到一位灵慧有心的“小师兄”寄来的新年贺卡,他引了俄罗斯诗人茨维塔耶娃的一句诗——“诗句生长,像星星,像玫瑰。”——以此祝愿“这三样东西”陪伴我又一年。真愿我的后半生,能始终与“诗句”、与“星星”、与“玫瑰”相伴。

另一本是《我的童话人生——安徒生自传》。用心、有心的编辑选出这句话——“我的身心充满旅行的欲望,我有鸟一样的天性,我想飞遍全欧洲。”——作为封底语,也令我十分心仪。安徒生爱旅行,当他从“丑小鸭”变成天鹅,飞上蓝天以后,每挣够一笔稿费,便计划一次旅行。旅行带给他全身心的愉悦!是啊,有鸟一样的天性,归巢是为了再次飞翔。我多么希望在有生之年,像安徒生一样“飞遍全欧洲”且还要努力飞得更高更远。

今年的旅行,是利用休年假的时间,与家人一起去了柏林,前后近三个星期。这次颇令我感到有些奇怪和意外的是,似乎在把一个其实离我们并不遥远的另一个世界的丰富与美好,都装在心里就够了,不想再说什么。其实,我们去的几乎都是博物馆,也完全可以叫博物馆之旅。那些博物馆,还有那些教堂,尤其柏林大教堂,真好看!

在柏林,除了博物馆岛上的四个博物馆(有一家因修理内部闭馆)——老博物馆(Altes Museum)、佩加蒙博物馆(Pergamon Museum)、新博物馆(Neues Museum)、博德博物馆(Bode Museum,——给我留下最深记忆的,是位于柏林爱乐乐团音乐厅背后文化中心内的古代大师美术馆(Gemalde galerie),真是太精彩了!那里有许多世界顶级天才画家的油画,如安吉利卡、波提切利、拉斐尔、提香、里皮、伦勃朗、鲁本斯、布吕盖尔、卡纳瓦乔,等等,这当是柏林最好的艺术博物馆。强烈建议有机会去柏林的朋友,一定要去看看!

下面这三个地方,我们是带着朝圣和膜拜的心情去的:

那是歌德、席勒的魏玛!一个因两位诗人而不朽的小城!向往这里很久了,遥想当年读歌德《浮士德》和席勒《威廉·退尔》的时候,就盼着将来有一天能到这里寻梦!在歌德故居,再次深深感到文学是有灵魂的;在席勒故居,又从心底觉着文学是带翅膀的。在歌德故居的花园里散步遐思,舍不得离去。我想把心留在这里;在席勒故居,看着他写《威廉·退尔》的那张书桌,以及桌子后面他去世的那张小床,眼睛禁不住湿润起来。

 

2013岁末感言:安静是灵魂深处的一缕阳光 - 傅光明 - 傅光明

                           (位于魏玛音乐厅广场中央的歌德、席勒雕像)

在魏玛音乐厅广场,久久注视那尊矗立在广场中央著名的歌德、席勒俩人雕像,我在想,为什么我们现在有许多被唤作文学的东西,令人不忍猝读,简单说来,恰恰是因为它们匮乏了灵魂,丢失了翅膀。

那是马丁·路德的威登堡!威登堡,(今已时常通译为维登贝格,)一个因路德而伟大的小城!对于我,这始终是一处在脑海中挥之不去的精神圣地。不知为什么,比起朝拜展陈内容十分丰富、老旧楼板咯吱咯吱响的路德故居,我更心仪路德担任神学教授、并在那里发起了宗教改革的威登堡大学(现在仅是旧址),更心仪路德张贴《九十五条论纲》的威登堡城堡教堂的那扇大门。

2013岁末感言:安静是灵魂深处的一缕阳光 - 傅光明 - 傅光明

                         (威登堡城堡教堂的铜制大门上镌刻着路德的《九十五条论纲》)

现在,那扇铜制的大门上,用拉丁语全文镌刻着《九十五条论纲》。稍感遗憾的是,威登堡全城已开始为2017年纪念路德发起宗教改革500年而忙碌,城堡教堂因整修没有开放,只好把拜谒教堂里的路德墓,留待下一次。

事实上,我心里十分清楚,我独独因为心仪那位丹麦王子哈姆雷特曾在此读书,才对威登堡如此情有独钟。2013岁末感言:安静是灵魂深处的一缕阳光 - 傅光明 - 傅光明
                    (欧洲宗教改革的摇篮、哈姆雷特的母校——威登堡大学)

尽管在《哈姆雷特》剧本中,莎士比亚仅一语带过,说哈姆雷特是从这里回国参加父亲的葬礼。但这是多么至关重要的一句啊!他正是因为来这里,才成为一个人文主义者,一个思想者,一个孤独者;一个只属于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

那是柏林市的多罗逊市政公墓(Dorotheenstadtischer)!来这里,是为拜谒黑格尔。然而,在寻寻觅觅中,先后拜谒了亨利希·曼(Heinrich Mann)、布莱希特(Bertolt Brecht)和费希特(Johann Gottlied Fichte)的墓地之后,独独不见想象中该是辉煌闪光的黑格尔的墓碑。在墓园里费劲地找了好几圈,几乎要放弃了,问一位墓园工人。我被领到墓前,原来黑格尔就与费希特比邻而居。怎么刚才竟会一点儿没留意呢?原来是脑子又习惯性地光往墓碑的伟大去想了,而无论如何想不到,这么大的一个哲学家,身后仅是一块非常非常简朴的墓碑;可他留下的哲学伟大而永恒!

2013岁末感言:安静是灵魂深处的一缕阳光 - 傅光明 - 傅光明

                                     (伟大的黑格尔的简朴墓地)

从空气澄净的柏林,回到时常雾霾的北京,一家人又去了宁夏,在海原县西海固的一个回民村庄住了几天。

难忘有一天清晨,早早爬起,走到原上,一抬眼,正看见圆圆的皎月刚开始从西方渐渐隐没,而东方的太阳已从遥远的山影背后缓缓升起。随着日之金辉发出耀眼的光芒,月的银光完全失去了最后一点亮色。这样的日月交替,在我活到快半百之年,还是第一次见到。

我有我的太阳,这是多么幸运啊!

 

  评论这张
 
阅读(225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