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傅光明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文学博士。著有《人生的采访者:萧乾评传》、《未带地图,行旅人生》、《老舍之死采访实录》等。

网易考拉推荐

口述史里的作家与写作(七):小细节足以撼动史学价值  

2013-01-04 07:4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细节足以撼动史学价值

于是我们可以设想一个场景,在那个时候,或许是在一个什么半杯茶馆儿的地方,由他的后人跟司马迁活灵活现讲:我祖父当年在鸿门宴现场他是如何如何所以司马迁笔下那个樊哙就变成那样了,生动、形象,具体可感,对吧!比起刘邦、比起项羽,比起里边的任何一个人啊,他都显得更活色生香。

另外一个引起人们对于《史记》的史学价值和史学性的质疑的细节,就是霸王别姬,这个大家都知道对吧!项羽唱了垓下歌,然后虞姬自刎了,他带着八百子弟开始逃江东有人问了,在帐篷里面别姬的时候,只有姬和霸王两个人,一个自刎了一个出来了,后来也自刎江东了,那霸王别姬的垓下歌是谁记录了呢?是谁听到了呢?身边还有人吗?不知道!也有可能是司马迁根据自己对项羽的理解,做了一个补笔神功;也可能是喜欢项羽的人喜欢这霸王的豪情,在他自刎之后,模仿的写出来的,气壮山河呀!那项羽自刎江东这件事情又怎么样描述的比较生动呢?又是口述史的力量!这个都是有载的、有史料的,刘邦部下率兵追项羽到江东的那个人,是韩信部下的将军叫杨喜,杨喜将军的后人——是第三代、第四代这个需要查——他的有一代后人做了司马迁的女婿口述史的力量!我们又可以设想,这个女婿在家里面跟自己的老丈人讲:当年我的先人追项羽到那儿如何如何、如此这般这般……

我们看司马迁的《史记》,他为什么在前言里边一定要写这样的一句话: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这时候我又想到了一个细节,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国内拍摄的一长篇电视连续剧,叫《汉武帝》有那样一个细节,你们是不是可以现在做一个追索回忆汉武帝老了,司马迁跟他有个对话,汉武帝听到别人汇报说司马迁在写《史记》,而且《史记》里边把你写得很不好,汉武帝就把司马迁找来,跟司马迁讲,你把我写成那样儿,我很不高兴,我作为一个帝王我容易嘛我!我要跟你讲讲我有我的不容易,怎么不容易……说得司马迁非常的无奈、甚至有点惭愧:我怎么可以把写得这么不好呢?那这样吧,我回去改一改。汉武帝说:算啦!不要改。那就你的一家之言,那样得了。

这个汉武帝是谁塑造的呢?是编剧塑造的,是编剧根据自己对汉武帝的理解书写的一个历史,而这个历史是影视的方式,好像司马迁作为一个史学家的伟大,在这样一个多元复杂的、内心有种种的挣扎、煎熬、无奈的帝王面前变得渺小,一个千古一帝的汉武帝变得高大起来。对于这帝王的血腥也好、嗜血也好,宫廷里的云云总总也好,我们都似乎可以忽略不记了。我们看到了这样一个人性的汉武帝,让我们觉得温暖和亲切。唉呀、这样的帝王太好啦!然后我们甚至可以联系现实,觉得我们如果现在也有这样的帝王那该多好,有胸襟、有抱负、能征战,平掉北方的匈奴然后对这个史学家有那么宽广的胸襟,你即便写我不好,没关系,那是你一家之言,不好就不好这可能也是编剧的用意,这就是的“当代史嘛!他根据我们今天这个当代现场的历史时空,觉得需要塑造一个什么样的历史人物,要让他说话,为今天的目的服务,这其实也是很多已成了历史叙事文本的一种目的和功用。

有西方史学家对历史的书写阅读之后,得这样一个理论上的说法。首先,任何历史事件都不可能和历史亲历者的口吻相一致前面我已经说了很多关于细节的版本一二三、一二三,怎么能一致起来呢?不能相一致;其次,还有一个说法,就是历史神话的塑造,到底有没有呢?可能有、也可能没有。事实上,历史上发生的事情到底有没有并不重要,重要的在于我所书写的这个可能有与没有的历史事件,如何为今天的目的服务。于是我们看到的很多具有现实感和现场感的历史,对吧?我们读历史的时候常常会感到心灵的震撼,可是我们要对这种震撼,存一个疑,即要打一个问号儿。问一下这个震撼的来源,他是历史上真正有还是没有过呢?这个简单回答不了,要下一番工夫,要挖掘历史、要深入历史、要触摸历史、要感知历史,才可能比较近迫近历史的真相。关于老舍之死,我原来以为找一找叙述者,就可以把这个真相慢慢建立起来了,想法很简单但我越来越发现,很难去逼近历史的真实我曾经也有过困惑,但是通过读大量的史学书,通过更多的这种深入的采访,我的这个困惑释疑了,我发现这就是历史的原生态!历史又没有说,它就是那一个版本!它本身就是多元的复杂的,史学者也好、研究者也好,我们所做的工作,它如果有益、有价值的话,应该在于我们怎么样把那个历史的过程性、丰富性和复杂性多元呈现出来,而不是一个结论性。

 

  评论这张
 
阅读(2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