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傅光明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文学博士。著有《人生的采访者:萧乾评传》、《未带地图,行旅人生》、《老舍之死采访实录》等。

网易考拉推荐

晚年只剩下了梦——由《周作人译文全集》想到的  

2012-06-20 08:3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路吉阿诺斯是古希腊著名思想家无神论者,同时也是一位思想犀利、文笔辛辣讽刺与智慧幽默的散文作家,对后世影响很大,恩格斯曾以“古代的伏尔泰”誉之。周作人深受古希腊文学的影响,从他的思想形成、价值取向、审美偏好等,都能明显感到古希腊文学的形塑1917年做北大教授时的那本《欧洲文学史》讲义亦是明证。晚年周作人1962~1965年翻译了《路吉阿诺斯对话集》中最具代表性的《诸神对话》、《海神对话》、《死人对话》、《妓女对话》等20篇作品,50万字,几被认为是周作人翻译的最高成就。

周作人本人也最为看重他晚年翻译的《路吉阿诺斯对话集》该书于1965年译竣,周作人在遗嘱中特别提及:余一生文字无足称道,唯暮年所译希腊对话是五十年来的心愿,识者当自知之。

显然,周作人晚年是作为一个翻译家在延续着他的文学和思想生涯,这本“对话集”实可看作是周作人晚年的托言之作,既是他对于建构现代中国国民性的一种独特的参与方式,更是他在以隐晦的方式坚持着“文化复兴”的梦想,并传达他对于中国文化和社会重获新生的期待。事实上,周作人的文化复兴梦说来也简单,即与古希腊文明相结合,形成新的自由和节制,建造中国的新文明。同时,以传统的原始儒家文化为根本,复兴旧文明并使传统文化在现代获得新发展和创造性的转化。古希腊文明为“外援”,原始儒家文化的思想精髓为“内应”,两相结合,梦即可实现了。这个梦贯了周作人的一生。

失去了话语权、发表权的晚年周作人,或许在其精神世界的深处,依然是将“对话集”作为了思想的利剑,并期冀其可以用来割治中国传统国民性的弊病,并以古希腊文明的科学理性精神滋润健全中国国民性。然而,晚年周作人却只能以刻意在“对话集”的每篇起首撰引言阐述题旨的方式延续他的梦想。书末附《关于路吉阿诺斯》,两者都是周作人的精心之是他晚年唯一寄托。

周作人或许始终萦怀于去做一个启蒙的思想家,肩负一个常识的传播者的理想,并最终达到实现合理而美好的科学、理性的“人的生活”的梦想。也或由此,可换另一角度,审视其“文学店关门”,即宣称告别文学家的身份。简言之,如果关,关的仅仅是“店”,而非文学;或说关的只是文学的一个小店铺,即“自己的园地”,进而去开垦一个更大的“杂学”“杂家”的园子,抑或是思想的园地,因为即使告别了文学家的身份,并非是否定了文学的价值。生活中,除了文学,还有更广阔的空间。

1932年“关门”以后的周作人,在写作上主要是并非“书话”的读书随笔、熔铸着思想与学术探寻的笔记和“文体思想很夹杂”的杂文这三类文体;而其中思想上又是以融通着基督教、佛教的宗教情感的儒家思想为启蒙和文化复兴的“本土基石”。而新中国成立以后,失过大节屈尊大辱的周作人,便只能以一种另类的方式“思想启蒙”着,不知可否说这是一种无奈的、被迫的“大隐隐于市”的作为,因为他并没有从心底真的去作一个远离尘嚣不谙世事的隐士,而是始终煎熬着对传统思想文化的叛逆。换言之,周作人在常人、凡人难以承受的精神痛楚下,以他自己特定的方式继续着思想启蒙及文化复兴的梦想,实在是超出寻常想象的。或许有朝一日周作人1949-1966年日记的出版,会有助于解开其中之谜。

无疑,周作人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一个极其特殊而又无法回避的存在,而这个特殊在一方面表现为与日本及其特有的风物文化的影响密不可分。同时,周作人本身无论人生态度、文学创作、艺术审美,又典型体现着日式的“风物”形态。也因此,“风物”当然不失为研究周作人一个有意味的学术视角。

    周作人的写风物,不在民俗,而在将自己的文学意图、人生憧憬、艺术旨趣、精神思想,寄予、寄寓其中。毫无疑问,日本的俳句、川柳、落语、狂言、滑稽本、浮世绘、永井荷风,以及凝含了日本风物精华的《枕草子》等等,对周作人产生了一种穿透心性的浸润。如果拿永井荷风对江户文化和风物的追逐强调来比照周作人的风物观和对地方文学的文化诉求,可发现其中大有文章可作。

    简单举例说,比如永井荷风的文化逃逸是基于批判近代社会的虚伪道德和对专制政治的不满,而这正与周作人的国民文化批判相契合。尽管这样深刻而真实的文化认同,是周作人对永井荷风单向的承继;再比如,“苦”味的风物散文与周作人的人生境况尤其是晚景况味,也是相印成趣;又比如,在风物书写的引领下,周作人完成了全面的对日本/中国/古典/现代四维文化时空的现代性重组与核心价值的建构。     

除了这些,日本的风物随笔与周作人的“物色”散文,大可一比。另外,中国传统文化,尤其禅宗对日本的风物意涵产生了深刻且深远的影响,而周作人又是十分熟悉禅宗思想。

总之吧,《周作人译文全集》的出版,会有助于丰富对周作人的学术研究。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