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傅光明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文学博士。著有《人生的采访者:萧乾评传》、《未带地图,行旅人生》、《老舍之死采访实录》等。

网易考拉推荐

短信里的人性战争【小说】  

2012-05-28 14:0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短信里的人性战争【小说之一】

                

                                此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人物:某君,52岁,一权威学术期刊主编。

      某女,33岁,一著名高校副教授。

 


某女:怯怯地问下主编大人,小女子最近的这篇论文有消息了吗?

【潜台词:老男人不是都喜欢卖萌听嫩口儿吗?咱就来一下,又不失去什么。】

 


某君:真是不好意思,盲审编委没有通过你的稿子,提交编委会讨论。为表歉意,送你一本我新出的书吧。

【潜台词:某君庆幸其所任职的刊物,有着严格的审稿及编发程序。一个刊物的主编,当然不能是个大独裁者。一个人的脑袋可以摆平一切,早晚会出大问题。在刊物,可能是没有好坏标准;在政治,估计就是没有了是非判断。】

 


某女刚下课,才看到短信。文章被否有无具体意见呢看来主编大人您一点也帮不上忙啊,听到的又是另样的说法。实在很是很是郁闷。

【潜台词:上一篇被否时,说是一审编辑那里没有通过,这回又说外审盲评没有通过。跟我玩儿文字游戏吗?身为主编,若想帮忙,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某君虽为主编,但我的权力实在有限。你若想问稿子的审读意见,可直接联系编委。上篇你也可直接问。我不知你听到了什么。总之,按我不违反规定的权限,把你的稿子转给编委,已属于抄了近路。

【潜台词:她说“另样的说法”是指什么?难得有什么人从中说了什么?现在这年头儿,人已复杂到难以相信了。不论怎样,实言相告也就是了。】

 


某女:怪我文章水平差,但你们的编委们看来似乎一直刁钻,让人近乎绝望!投来的篇中最早那篇,某名家看过,评价说最好的那部分被你们别的刊物。还有一篇被否,也其他学报了。还是怪自己能力太差!

【潜台词:我不信自己的论文会特别差。我得先委婉而直接地提醒你,被你们否的两篇,我都已拿到别的地方发了。这说明我没那么差吧?】

 


某君:在敝刊发,有时会有幸运的成分。但几率不高。此次我还同时转了别人的一篇,编委读后即说好,随后编入,提交讨论,很快就可以发表出来

【潜台词:刊物与刊物能一样吗?再说,一个作者的稿子,被此刊无情否掉,彼刊却乐于友情发表,是再寻常不过的事。这种委婉的抗议未免孩子气了些。不必与之计较。】

 


某女:一直以来我知恩图报尊敬师长,老师们也待我不错。我一直相信真心换真心!我自是会继续努力!

【潜台词:我对你够尊重的了,从我一来到这个城市,就主动跟你联系,老公那里收的礼,烟啊酒的,也送过你。】

 


某君:这话对极!别放弃!

【潜台词:能听出话里有话,似乎觉得我不能真心相待。您总不能把我的是否真心,跟发稿子拴一块儿吧。发了就是真心,发不了就是坏心!这是什么逻辑?话自是不错,鼓励为佳。】

 


某女:当年博士论文我是专业优秀,每年系里只有一个,是校外答辩委员们无记名投票选的。遗憾!我不求幸运,只叹太不幸运了!

【潜台词:好女要提下当年勇,博士论文当时是系里唯一的专业优秀,怎么就到了你这里,要遭此不幸?让人生气!】

 


某君:不能拿这个当理由。不同的编委也好,盲审评委也好,角度时常是不一样。但对于好论文,是应有共识的。你不用着急,越急越写不出好论文现在,许多高校中人,写论文,常常是为了项目,为了职称,为了毕业,等等,这都能理解。因此,我知道也理解你的心情。但就我的权限而言,真是尽力了否则,论文也不可能跨过一审程序而直接到编委手里。同时,我也庆幸自己没有多少权力,否则,倒真容易出问题了。希望你能理解!

【潜台词:这话说得已显出不懂事来了。你那里的优秀,在这里就不见得优秀了。再说,来稿者中遥想当年的优秀者又何止你一个?怎么感觉有点儿要示威的意思了。】

 

 


某女:希望是吧!

【潜台词:显然是拿话来敷衍。谁信呢?我又不是小学生。】

 


某君:你好像是带着情绪,怪我不帮忙似的。如果你真这样想,我可以告诉你,这是不对的。

【潜台词:还是明确告诉你,我听到出来你的情绪。可我又能说什么呢?】

 


某女:其实我并非要咄咄逼人,我只是说怕今年可能会因文章的事再错过学校的项目,明年我就超龄,不能再申报青年项目了,所以很诚心问过您可否或者推荐其他刊物,您似乎说可以推荐给什么刊物之类我确实想救急,愿将版面费托您转交,如果您帮我一把,我会非常感激不尽的!

【潜台词:现在许多刊物都收版面费,相信你心里有数,提出把版面费托你转,是要明确告诉你,你若面子大,人家发稿不收钱,版面费就自己干落;或者,你跟那刊物,随便怎么分。我是真急啊!】

 


某君:知道!我一直都在尽力帮你在敝刊发,你的稿子来了我看后即转编委,但编委通不过,我就没办法了。怕打击你,编委的意见我一直没直接告诉你,人家其实就四个字“稿子不行”。这样的答案其实对我也挺没面子,你明白吗?咱们互相理解好不好?我会继续帮你的,这个你放心!你的情绪我也理解。

【潜台词: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呢!非逼着我说实话,实话并不好听。还是以宽以待人!】

 


某女:所以我想再次请问可否举荐,不方便就算了。祝,平安健康!

【潜台词:这人简直就是个大滑头,尽说些冠冕堂皇的屁话。不帮忙就算了,谁怕谁呀!】

 


某君:看来你是情绪大得听不进我的话。若如此,我也无语了。祝福健康平安!

【潜台词:今天是她例假吧,情绪这么反常?如果在家里跟老公这么闹,非得冷战到没了性事。谁有情绪陪她这么玩儿?】

 


某女:我其实早不对在这儿发抱希望,不用您打击,我有自知之明,只是一直不明白其他刊物为何也无消息。

【潜台词:您就不能行行好,赶紧利用您的人脉帮我,随便在哪家救个急都行?总说帮忙,却不见效,这不是耍人吗?】

 


某君:你是因心急把事情想得简单,现在哪家刊物发稿容易啊!?唉。不是名家稿,除了稿子别过差,就得人头熟!

【潜台词:我已经耐着性子,跟你说了这么一堆大实话。按道理,一家杂志的主编,犯的着跟一个作者这么费劲吗?若非与你导师还算熟,若非你我从一开始便像朋友似的交往,才不会跟你啰嗦这么多。看来,你不过是又一个钱理群先生所说“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即你当初只是为了将来发文章的方便,才主动与我交往的。这样的朋友未免可怕。然而,现在这样的朋友得有多少呢?】

 


某女:并非我情绪大,您误会了。一切人事都有因果!您有佛缘自是懂得。每个人都会有基本的判断,我不是傻子,也并非听不到些负面议论!我虽是南方人但说话比较直接,也喜欢直接的交流,得罪处望海涵!

【潜台词:并非我一个人说你,我也听到有别人这么说你。若不是听到有人这么说你,本姑奶奶也不会生这么大气。现在谁傻呀?】

 


某君:谁人背后不说人,谁人背后不被说。这些年我也经历多了。一些人有什么样的议论,我也不是不知。在这个位置上,这都是难免的。我不指着经我手发了稿的作者谢我,更不怕经我手发不了稿的恨我。我力求问心无愧也就是了!刊物不是我自家办的,不管别人怎样,有些原则我还是会坚持的。谢谢你的提醒!你这连珠炮似的短信,真像要示威。你听了并信了谁人说的什么负面议论,让你这样了!说实话,我很失望。

【潜台词:到底又是流言蜚语的丰功伟绩!人间许多事,是因人言起。善的人言,往往能成好事;恶的人言,则能将好事毁于一旦。前不久,曾将新出版的一本小书奉赠一些师友请正,也就是开头说要送你聊表歉意的新书。好友阅后,发来短信:“兄著拜接,先是妻子与岳母读,都说好,感情真挚,文笔细密!然后才轮到我看,字里行间见真性情,见向善心,这似乎是寻常之道,但世道扭曲,真情难觅,痞气流行。追求历史真相的路充满坎坷,但真善美的价值是永恒的。”现在人怎么会变得,总爱总愿以一己的私心私利,去胡乱猜测别人的善心呢?无论你怎么想,我心向善!

 


某女:我觉得并没说什么示威的话,别人也没议论什么,不过都是我内心一些真实的感受罢了!毕竟您说过发文章的事没问题(也许您都忘了),但事实却越来越无望!实在太敏感了。抱歉让你误会了。

【潜台词:这家伙真够厉害的,一点点言语的蛛丝马迹都能明察秋毫。可明明是你当初说发文章没问题的。以你这样的身份,怎么可以言而无信!】

 


某君:可我怎么知道你的论文人家看不上呢!这些年我转了不少的稿子给编委,审过后,不久即发,对他们自然是“容易”。从这个角度,当然容易!但论文若审不过,自然就不容易了。你的两位论文,分别被不同的两位编委否,这不说明问题吗?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告诉你编委的邮箱,可以直接问问他们,是不是我转了你的论文?是不是他们否了你的论文?再跟你说句你可能不爱听的话,这些年凡我直接转编委的论文,极少发不出来的,因为那至少得先过我的眼。而你已经有两篇了。抱歉说了实话!

【潜台词:你怎么能说话越来越无理,而且是步步紧逼,为什么呀?我们认识之后,我是朋友似的收了点儿别人送你老公的中烟、洋酒之类。但对你,始终是相敬如宾,丝毫没有任何不轨的图谋。】

 


某女:我发给你的文章何止两篇呢?其实你也不要恼羞成怒,我够善意了!

【潜台词:你总在说两篇,可明明给过你至少四篇!】

 


某君:以前是为你着想,怕你难过,更怕打击你,一直没实言相告,是想着或许换一篇就可以了。结果换后还是不行!我完全知道并理解你的急。但你不能这样表现与表达急啊!开个玩笑,你的这个急,也快赶上那个人了。

【潜台词:那个人还是你介绍认识的,而且,那人邀我去讲学,我提的条件即是你也一同去。讲学回来不久,那人发来一篇论文,虽通过了一审,但尚未发表。那人便因大体如斯的“急”于结项,于不久前发来一封情急忘智的邮件,里面有“你来讲学时,我像个马仔一样鞍前马后地侍候着,接送飞机,陪吃陪玩儿,只想能得到点儿回报”之类的话。看后,我十分生气,还给你打了电话,说了此事。你当时的态度是觉得他不能不该如此的不讲理。重提此事,只想善意地提醒你,怎么事情轮到自己身上,也匪夷所思地歇斯底里起来。】

 


某女:自重,别人才会尊重你!

【潜台词:你扯这一堆,都是废话!】

 


某君如果你记得前后发来过四篇,那我告诉你,从来只转我看得上的论文,其他两篇连我都看不上吗,怎么转?我犯得上跟你恼羞成怒吗?我会自重的!谢谢你又让我长了见识!

【潜台词:确实真又长了见识!你作为一个博士毕业的大学副教授,可以为了一篇论文,如此死缠滥打,纠缠不休,不可理喻,利己主义真是高智商的了!你去年申报副教授职称时,你请我作为同行专家为你美言赞誉。像这样成人之美的忙,我不是二话没说吗?大概你忘了吧!】

 


某女你说那些话时我记得文章都发给你了,你讲学时这样说的。既然如此差,为何还要让人抱希望,岂不是耍弄人?

【潜台词:既然差,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某君:你已经误入怪圈里了,拼命追踪自己的影子,真有点儿,唉,难听的话,我就不说了。我是把觉得还算可以的两篇转的而且你自己也说觉得上篇还好。是不是这样?

【潜台词:你已经让我失去耐性了!你是非要逼我说,看在那点儿烟酒和共同相识的有师有友的人的份上,保证给你发。可我下不了这个保证啊!我怎么会如此不慎交到你这样精致利己的“朋友”呢?】

 


某女:为何那人要这样?

【潜台词:你该想一想,那个人给你发那样的邮件,不是没有道理吧?你说人家缺教养,就你教养好?!】

 


某君:终于说出那个人了,你真够可以的。那人的论文是通过了一审的,发表是时间问题。他是等着急了。你们俩的情况还真不一样!再说,后来人家又发了邮件来,表示了歉意。

【潜台词:我的妈呀,若你有几分姿色,而我又动了心思,真的跟你有了点儿啥,那事情得弄成什么样?我看,你一定敢以私情相威胁。现在,许多被拉下马的官儿们,恐怕都是因为在那一时那一瞬没有Hold住。

 


某女:知道你会这样说。再说,你能不给那个人发吗?请不要再咄咄逼人,我也有承受限度。拖延那么久,再用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拒绝,为何不早点提修改意见?这是对学生辈及朋友做事!!!???

【潜台词:能说点儿新鲜的吗?用这个答案去对付“50后”、“60后”还差不多。

 


某君: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做事呢?上篇不仅提了意见,而且是把一审意见和编委意见都告诉你了。这篇是直接转到编委手里,难到这还不是帮忙吗?

【潜台词:你已经非理性了!真是可怕!干脆,你若觉得我哪儿错了甚至罪过了,直接往中纪委写匿名信告我得了。这样的信,我不是没有领教过。虽然我的行政级别很低,但在某些恨我入骨的人眼里,我的级别至少是副部,要不为什么把泼粪水的匿名信寄到那儿呢?也因此,我倍感荣幸,甚至受宠若惊。在这官本位的社会,匿名信能被一下子写到中纪委去,的确是一种殊荣!】

 


某女:以前那几篇呢?我发来何止两篇?要不拖延我也会四处投,岂会耽搁至今!自己投也有回音了。

【潜台词:你为什么就是不说“保证给你发一篇”?我恨死你了!】

 


某君:你现在需要的是先冷静一下自己。

【潜台词:我也是疯了,明明知道四七二十八的道理,干吗非跟认定四七二十七的这位,瞎耽误这么半天工夫。认识你,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错!回复短信到此结束,没有下次了。这让我想来自一位美国友人由国家强大而油然而生的一种自信。最近一次访美,与这位美国人随意聊天时,话题扯到了“911”。美国人淡然地说:“为什么会发生‘911’,是因为以前在美国没发生过这样的事情。现在,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以后再也不会有了!”是啊,以后这样的“朋友”,我也不会再交了!】

 


某女:我冷静两年了。

【潜台词:这下看你怎么回?】

  评论这张
 
阅读(2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