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傅光明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文学博士。著有《人生的采访者:萧乾评传》、《未带地图,行旅人生》、《老舍之死采访实录》等。

网易考拉推荐

才女小说——古韵之九:贲先生  

2012-01-27 21:3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贲先生

 

      一天,爸给我看了一大夹山水画,说都是他外公画的。画夹十五寸见方,有十张山水画,有泼墨,有写意。每幅画上都题有几行字。

      “我外公是个大画家,昨天他的孙子,也就是我的表弟带来这夹画,因为他知道你在跟宫廷画师学画。他说愿把这夹画送给你,希望你将来别辜负了他的期望。他确实慷慨,即使出大价钱,也很难找到我外公的画。你看这些画有多么珍贵,好好收藏吧。”

      当时,我学画已有一年,看画成了一种乐趣、享受,但我还不能很好地欣赏。

      “能收藏这样一位大画家的画,你也真是前生造化了。”爸不停地说着,脸上露出慈祥的笑容。“你看这幅,笔墨老辣,秋天的山水着色潇洒卓绝,情真意切。可惜上面的字你只能看懂一半。等你读懂了,就知它妙在何处了。”

      我问爸是否见过他外公,并想知道一些他的经历。爸说:“我从没见过,他八十年前就去世了。你奶奶是他的小女儿,受宠极了。她告诉我,他有一次为贺新春写了一对长十尺的条幅,家里没地方挂,但他说将来有一天,她总有地方挂。这就是他过年许的愿。许多年以后,你爷爷做生意发了财,建了一处大房子,挂上了我外公的长条幅。”

      “我外公年轻时写字就远近闻名,三十岁那年通过科举。可他不愿留在京城,他本来可以进翰林院或等候任命做个官。可他宁愿住在家乡,为广州的书院做事。”

      我问爸书院是干什么的。

      爸说书院制始于唐朝。唐明皇不忍看文人学士为谋生而奔波,于是为他们建立了书院,资助他们在书院安心做学问。宋、元两代皇帝保持了这种建制,并在几个大城市,建起了更多的书院。再后来,省府和豪门显贵也开了一些书院。到了清代,皇帝不再资助书院,大多是由有钱人家慷慨捐助,只有少数是由当地政府出钱。这些书院对中国文学所做的事情,比唐、宋、元三朝的更为重要,因为它们能把当地著名的文人召集起来,研究中国古典文学。书院中有书库,学者们边读书边勘谬补缺。他们也可以写书,有时还向书院推荐新书或旧书出版,以书院的名义出版了许多有名的集子。

      “你看书架那块儿的书,都是书院出的。我外公是广州三个著名书院的先生、编辑,为公众做了许多有益的事情。我想这大概是他不愿留在京城的原因之一。”从谈话中我听出来,爸很为他的外公骄傲。“他真是个天才,五十岁时突然决定挥毫作画。与他同时的大画家无不惊讶他画得那么好,他的画更受到许多学者的称赞。他的画从没有两张雷同的。七十岁时,他嘱愿后代不要重印他早年写的书。他把三四十岁时写的书都挑出来,一把火烧了。他认为那些书只对考科举有用,算不上好书。”

      “你太小,还看不懂这些画。等你长大了,就会明白。你的画师总让我找个先生教你念书,这对一个画家很重要。这样吧,今儿下午我就带你去见贲先生。”

      教五哥的贲先生在我们家住很多年了。那时,学校里不讲“四书”“五经”,爸就让五哥在家里学。贲先生住的院子邻近花园,有个雅致的月亮门。正对贲先生书房,是一座由太湖石堆起的假山,山脚下长满了五颜六色的野花。柔嫩飘逸的柳丝和茂密翠绿的竹林遮住了院墙。透过书房的窗子往外望,谁能相信这是在都市。我常常清晨跑到月亮门赏花,也爱听贲先生读古诗词时低沉的声音,抑扬顿挫,余韵不绝。他的声音令我想起北京秋夜的风,那风来自遥远的蒙古草原,带着风沙和黄土,吹过绵绵起伏的燕山,吹过气魄浩大的长城,吹过帝都北平。那声音强劲有力,有着贝多芬交响曲的悲壮雄浑。

      我爱听贲先生上诗词课。他先带着五哥读,然后一遍遍重复,直到他记住为止,再叫他背诵。他有时讲解完诗意,还要问问学生是怎么想的。让五哥出去换脑子时,贲先生常拿本闲书吟诵解闷,悠闲自在。

 

      我也很快记住了几首短诗,但还不能弄懂意思。渐渐地,清早去贲先生院里,对我已成为一种习惯了。

      有天早晨,我像平常一样,站在月亮门下。忽然天空下起了小雨,淋湿了我的衣服。我并没在意,仍站在那里听贲先生诵诗。突然,贲先生走出书房。

      “又是你这小姑娘,到我屋呆会儿。下雨了,知道不?”他对我说。

      我脸红了,不知怎么回答,只是羞怯地笑笑。

      “用不着怕,到屋里避避雨。可怜的小姑娘,衣服都湿了。你乖得像只小猫,不会打扰你哥读书。”

      我跟着贲先生走进书房。我早就想知道里面是个什么样子,想看看孔子像,我只从远处看过一次。

      书房很大,北墙正中挂着一幅长卷,上面画着孔子,卷轴上方题写着“至圣先师孔子”。画轴前的桌子上,只有一只青铜香炉和一对花瓶,与祠堂里的摆设大不相同。

      沿墙排满了书架,一扇窗前是贲先生的大书桌,另一扇窗前,是一具小茶几。

      贲先生让我坐在椅子上,拿出几本小孩看的书给我看,等着雨停。

      下午,我跟爸来到贲先生的书房,先拜孔子像,然后向先生行礼。

      贲先生扶我起来,高兴地说:“起来,起来,小姑娘,我很愿意教你。”

      “磕过头,她就是你的孩子和学生了。当然,别让她累着。” 爸笑着说。

      “她那么瘦弱,不会让她累着。放心吧,我可不忍让一个小姑娘受累。”贲先生显得特别和蔼可亲,“我先教她读些诗和短文,自然还有《论语》。她早上才来过,我看今儿就算了吧。”

      “有空儿时,我教她写字。她这岁数,最好先练耳朵。我像她这么大的时候,能背许多诗和《论语》里的篇章,但不懂什么意思。十二岁以后,才渐渐明白。”爸说。

      “你说得很对,有好多孩子因听得不准,常发错音,用错字,心不在焉,糊里糊涂。你这小姑娘说得挺好,教她肯定不费劲。” 贲先生说。

      “我不指望她学太多,而且也用不着学那么多,她只要学会在画上题诗,就足够了。”

      “有你这样的父亲,写诗还成问题。”

      “可她哥哪写过一首好诗。”

      “俗语说,树上的果儿有大有小,它们是自然生长,又不是茶杯,你想做多大就多大。”

      爸开心地笑着走了,就剩下贲先生和我。

      贲先生是典型的北方人,高个子,宽肩膀,肤色黑里透红,声音洪亮清晰。他不苟言笑,但谈起感兴趣的话题,就会把他所思所想的全都倾诉出来。开始使我着迷的,是他的声音。他读书时,经常是微摇着头,不读时,眼睛也总是走马观花地盯着书看。书对他有一股奇异的魔力,深深吸引着他。

 

      模仿贲先生吟诵特有意思。我读时,脸上总带着天真无邪的笑意。先生也特爱看我读书的样子。他教我诗时常说,记住了就到外面放松放松。我很快就学会了好多短诗。他每次见我把书放在他桌子上,扭过身去背诵时,就说:“你这小脑瓜跟留声机似的,记得这么快。”

      他每天早晨,都先用红笔在他读到哪行或哪句的每个字的右上方画个圆圈,然后冲我读一两遍要教的诗,第三遍让我跟读,我们再一起读几遍。我差不多记住了,就看看他,暗示我会背了。这时,他就会微笑地看着我说:“猜猜看,这首诗什么意思?”

      我紧张极了,告诉他我不敢说。

      “说吧,孩子。没关系,把你想的说出来。”

      我告诉他,我怕他会认为我的想法可笑。

      “可笑的想法有时能成好诗,别为可笑的念头吓跑。一首诗只要有真情实感,可笑不可笑都没关系。”

      我当时不明白他的意思,回去跟妈学了。妈说,贲先生是个好老师,他知道我很害羞,不会批评我的想法,他那么说是为了鼓励我。过了些年,我快上大学了,又一次见到他,我才开始理解。

      我跟他学了将近两年,他教我的所有诗和散文,都深深地印在脑子里,出口成诵。每当此时,贲先生那低沉的声音便仿佛回响在我的耳畔。每当我看到美景诗兴大发时,就不由得记起从他那学来的诗句。

      他教我读的大多是唐诗,他说那个时代的诗最适合青少年看,能使人产生新奇的联想,并能使人以乐观愉快的精神面对生活。

 

才女小说——古韵之九:贲先生 - 傅光明 - 傅光明

 

 台湾业强出版社1991年9月初版《古韵》封面.jpg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