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傅光明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文学博士。著有《人生的采访者:萧乾评传》、《未带地图,行旅人生》、《老舍之死采访实录》等。

网易考拉推荐

书信世界里的赵清阁与老舍(续十一)——文学人最只要的素质是悲悯  

2011-09-30 03:2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于另外的四封信,韩秀起初并不希望急着发表出来。

    她说:“八封信交陳子善教授已經很好,這八封信都與舒先生有關係,放在這樣一篇文章內剛剛合適。”

    她说:“趙清閣還有她作為作家和編輯的生活,她的現實處境,我無法也無力去探究,但是你卻可以深入許多的領域,真正探究一代知識分子的命運。這樣的課題非常重要,你能夠選這樣的課題,也證明着你的實力。我是很為你高興的。”

    这四封信里,正有着韩秀所说的晚年清阁先生“现实处境”的“蛛丝马迹”。

    她说:“你的研究深入而細緻,這樣,這些塵封已久的故事才會寫出來。”

    也确实因此,我还是希望把<书信>一文的续篇写出来,并与上篇合二为一,单出一本书,书名就叫《书信世界里的赵清阁与老舍》。这样做,不仅仅是为了清阁先生与老舍之间“尘封已久的故事”。

    四封信中一封是由别人代笔致端木蕻良,其余三封都是致韩秀的。为凸显书信的史料价值,如前所说,这一次,细心、敏锐的韩秀依然为每封信写下了“谨识”,这谨识与书信是不可分的整体。

    由这四封信,透露出清阁先生晚景晚境侧影的一个方面,即身体长期在病弱之中,只要心有余力,便关心现实,记挂着自己曾几何时用心写就的作品,为自己作品在境外上演感到兴奋,也惦记着还能写点什么留下来。但心绪心境又有着一种别样的复杂。我想或因为此,韩秀对清阁先生所写的那本由多篇回忆文章连缀结集成的回忆录《浮生若梦》,评价并不高。

    不过,我在《浮生若梦》里发现了几处细节。韩秀在致笔者信里提到老舍与清阁先生之间的离别,“这离别早于舒先生一九四六年的赴美讲学。换句话说,从那时候起,清阁就再也没有见过舒先生。”但从《浮生若梦》所收冰心1946年3月16日写给赵清阁的信来看,老舍赴美,是清阁先生到码头相送。“我的侄子那天送他表妹上船,说看见你送老舍。老舍想来一定高兴得很,去换一换空气。”(《浮生若梦》第64页)

    1947年3月4日,冰心致信清阁先生,说:“我们这里如常的寂寞。大妹躺在床上后,我更少出去,除非是不得已,她在床上看了许多书,最欣赏老舍,还和老舍通了两次信(老舍说他也许三月中回国,大妹就请他过日本来住些时)她请你代她买老舍的一切作品(除了《四世同堂》,她已有了)。”(《浮生若梦》第71页)

    《浮生若梦》集中还有篇《文苑老将阳翰笙》,透露出这样的信息:“解放前夕,上海已是风声鹤唳,人心惶惶,翰老与茅盾、田汉等陆续去了香港。翰老不忘故旧,曾写信给我,暗示我上海解放在望,叫我迎候光明的到来;并要我敦促滞留海外的老舍、冰心、王莹等文友准备回归祖国,参加振兴中华的大业。解放初期,老舍、冰心很快相继到了北京,受到周总理的热情欢迎。据翰老告诉我,敦促他们回国,也是周总理的指示。”(《浮生若梦》第32页)

    关于新中国成立后老舍由美回国,学界、坊间均说法不一,但在一点上是一致的,即清阁先生受周恩来之命写了邀其回国的信。曹禺先生曾说,他也是奉命写信盛邀老舍回国的人之一。不知能否可以这样推测,在促成老舍回国的诸多因素中,清阁先生的信是十分“给力”的。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