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傅光明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文学博士。著有《人生的采访者:萧乾评传》、《未带地图,行旅人生》、《老舍之死采访实录》等。

网易考拉推荐

另眼看“鬼狐”“士林”(之一):“高考”,还是写作?  

2011-03-06 16:1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蒲松龄、吴敬梓:“高考”,还是写作?

    蒲松龄一辈子只干了两件大事,一是不间断地参加科举考试,二是孜孜不倦地写作《聊斋志异》,前者当然是刻意用心而为,却一世与功名无缘,后者或是闲暇无奈之举,然身后成就文名。显然,两者之间有着辨证的因果联系,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说,是前者滋生出后者。简单一句话,县考、府考、院考三考均拔头筹的蒲松龄,却因乡试屡败不第,“意有所郁结”,遂“用传奇法而以志怪”,借“多具人情”的鬼狐花妖以抒“孤愤”。怎么不是呢?以《聊斋志异》的文学天赋,居然敷衍不出区区三篇达到乡试及格线的八股文,别说蒲松龄,搁谁都会超不爽。因此,从小说中读出对科举制度的含沙射影,指桑骂槐,实属入情入理。

    蒲松龄是矛盾的,一方面,因科考不中而“孤愤”,另一方面,却又在“孤愤”之中仍情系科考,仕途之心,始终萦怀,撞了南墙也不回头。想想常觉难以理解,早在17世纪,作为小说家,比莫泊桑整整大210岁的蒲松龄,就已经那么娴熟地讲究文思和技巧。为表现、讽喻现实,他把笔下虚幻的鬼狐精魅游刃有余地驱谴得唯艺术所用,呈现出他那个时代几乎所有科考中举者都无法比拟的天赋写作才华。但作为一个“高考”落榜生,他的仕途如此不幸,年过古稀才混上个老“岁贡”,此后四年即驾鹤仙逝。不过,对中国小说的艺术贡献及后世读者,又实在幸莫大焉!试想,如果蒲松龄顺利中举,仕途坦荡,哪里还会有那么多的心灵苦楚、郁闷?有“孤愤”,也是矫情得无病呻吟;哪里还会躲在“聊斋”里,“志异”出那么多文言小说的天才之作?有,或许还真会像纪晓岚微词的那种“才子之笔,非著书者之笔也”。

    吴敬梓可不像蒲公那么轴,非要在科举这一棵树上吊死,屡考屡败,屡败屡考,直至彻底没戏。吴敬梓倒非先知先觉,也不是一生下来就跟“功名富贵”过不去,曾几何时,还以“家声科第从来美”自居,并一样地把求取功名作为人生唯一的价值取向。因此,到他后来描绘笔下像周进、范进那样只求“功名富贵”的人物不断落第的感受时,绝不是凭空想象,而是深切体察,刻骨铭心。就连他自己,也有过参加秀才科考因“酒后耳热”在文中发牢骚,几不被录取时,向考官“匍匐乞收”的境遇。至于他因何突然顿悟不惑,中年以后将科举丢到脑后,不再理睬,非一言以能蔽。但他终归科途醒悟,或许是遥念、心仪魏晋风骨,“佯狂忆步兵”?俗话说,性格即命运,吴敬梓有他笔下杜少卿的“麋鹿之性,草野惯了”。也正因为此,他才“性耽挥霍”,“浮云富贵非所爱,爱山成癖乐其真”,成了乡人眼里的“败家子”,耗尽家产,离开故里,移居秦淮,开始穷愁度日。又也许因为是自己亲手败家,轻弃膏腴,他才没有“世富贵而乍贫者”那样的“志卑而馁”,一蹶不振,相反,却活出了一身洒脱。闭上眼,科场的林林总总,士林的形形色色,便纷至沓来,如影随形般从笔底流淌而出,比俄国讽刺作家果戈里早一个世纪就在中国开了“讽刺之书”的先河。

    无庸讳言,吴敬梓也是矛盾的,要不到了晚年,何以还以“乾隆丙辰荐举博学鸿词”为荣呢?这一方面或可以见出,当年的确是因“消渴”病而错过了“博学鸿词”的可能性更大一些,胸中时有憾意;另一方面,同时可见其内心对科场还是有一份难解的心结,毕竟是“落魄诸生十二年”。不过,难得的是,吴老夫子已不像蒲公那样非跟自己叫劲儿不可,而是安于自隐。有意思的是,两人的不同在于对科举的命运选择,一个是终生至死不悔,一个是中途主动放弃;而同则在于两种命运选择又都真实地折射进了他们各自的文学创作。更意味深长的是,一个借“鬼狐”挑刺人情,另一个拿“士林”讥讽世相,留下了一部中国文学史上文言小说的巅峰之作,和一部“机锋所向,尤在士林”的“以公心讽世之书。” 恰如鲁迅在《中国小说史略》中指出的:“明末志怪群书,大抵简略,又多荒怪,诞而不情,《聊斋志异》独于详尽之外,示以平常,使花妖狐魅,多具人情,和易可亲,忘为异类,而又偶见鹘突,知非复人。”到《儒林外史》“乃始有足称讽刺之书”。

    简言之,由于这二位先贤的家庭出身、生活环境、科考境遇都不一样,对科举的讽刺、揭露、批判的着眼点与切入点亦有所不同。蒲松龄通过屡考不第,清晰目睹了科举的弊端,对试官的不公及试场的黑暗都有亲身的体验、感受,他也是从这个角度来揭露、批判科举。而吴敬梓揭露的则主要是科考对读书人心灵、心态和心智的戕害。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