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傅光明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文学博士。著有《人生的采访者:萧乾评传》、《未带地图,行旅人生》、《老舍之死采访实录》等。

网易考拉推荐

何以为官  

2010-08-22 20:5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代汉语词典》对“官”的解释是,“政府机关或军队中经过任命的、一定等级以上的公职人员。”但古代的“官”从何而来,如何形成官制,它又经历了怎样的流变,即便时下的为官者,恐也没多少人能说清。顾名思义,官制是管理官员的行政制度,某一级某一类的官员,都拥有政治、经济、军事、外交、文化等各自特定的行政权力,人们常说在其位须谋其政,也就是这个道理。

        显而易见,一个个官好像是庞大行政机器中的一个个齿轮,其品质效能如何,直接关系到大机器是否能良性高效地运转。权力腐败的贪官多了,意味着已有相当数量的齿轮质量出了问题。齿轮越大,问题越严重,对整个机器的破坏性影响也越大。然而,要在机器运转中发现问题齿轮已非易事,下决心换掉齿轮更难。首先,一般情形下,不仅不能把机器停下来,有时还必须在高速运转中操作,这本身难度就不小。第二,通常情况下,还不单单是一个齿轮的问题,跟它咬合共事的其他齿轮,可能也早已经有了程度不等的损坏。这时甚至需要局部停电,把某一个部位的齿轮全盘换掉。这样的情况也就是我们从媒体报导中见到的某地某处的领导班子从上到下全部烂了,非一锅端掉不可。

同时,机构臃肿又意味着机器需设计改进,原有的齿轮已显过多过剩,势必导致机器的运作效率大打折扣。怎么办?只有减少齿轮的数量,同时增大齿轮的尺寸和效能。大部制机构改革也好,城区的行政合并也罢,或即如此。这样一来,对齿轮的质量要求得比以前更高,特别是关键部位的齿轮,因为它的位置不仅决定着其所有的权力,也决定着对于其他齿轮的作用和影响。所以,选用和提拔干部绝非儿戏,真的需要对我们现在常说的在德能勤绩廉五个方面都优秀的人才任职用官。

人们在购买商品时,常见上边印着什么ISO9001、9002质量免检的标志。这是为了让消费者用着安心、放心。其实,监察、纪检部门的功能,就相当于在对行政机器实行质检。如果国家这部行政大机器上的所有齿轮都成了免检产品,那该能多好地体现“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啊!

作为一种保障国家行政机器强效运转的用人为官制度,每个朝代都有各自一套游戏规则,后代也常在前代官制的基础上,有所改革、丰富、强化、发展,并力图使之健全、完善。因此,从古至今都有削尖了脑袋跑官要官这样一种官场现象早已见多不怪。只是这样的为官者只为贪图享受官一级的权力待遇,而非有能力作为。然而,一方权力者,其能力作为关系直接影响到绩效的大小好坏,往大了说,会对国计民生产生极为负面甚至恶劣至极的影响。简单说来一句话,要想做好官,须先做好人。连人都做不好,怎么能做好官呢?!

不过,凡事都有两面,利弊得失,不仅甘苦自知,后人亦知。身在官场却文人性情的白居易因给皇上提了意见,遭贬,但却留下了“江州司马青衫湿”的诗句。苏轼若非总也不长记性地有一说一实话实说,也不会一再遭贬。但却贬出了为后学尊崇的苏式旷达。这只能说明白、苏二老夫子“毕竟是书生”。书生本不宜为官,为官须有官气,懂得为官之道,无官气又不懂官场而还书生意气,看哪儿不顺眼就直言不讳地犯上提意见,不遭贬倒怪了。官就是要唯上的!可一旦书生有了官气,熟稔官场,也便不再是书生了。这是一种两难!不过,既是书生,书生本色,当为读书,并以此为生,不在为官。书生意气与为官之道似乎天生就是相悖的。

       也正因为此,才会出现这样的尴尬:孙犁先生去世以后,悼念缅怀的文章,多是赞美他为人淡泊名利,为文自然朴实,以及作为书生的他平易、诚恳,与世无争。但同时也感叹他一生的行政级别仅仅是个科级,于是文坛出现了“科级的文学大师”这样一个怪现状。再是大师,行政级别上不去,也无法享受只有行政级别才能享受得到的福利待遇,包括看病、住房。不过,似乎从行政角度言之也讲得通,在官者眼里,你既是个学者,就该终身不仕嘛。稍表现一下关心,还属于尊重知识分子。

     行政似乎永远都是铁板一块的,行政序列的规矩是得按着职级阶梯来,诸如时下的科几年升处,处几年又升处为局,到局便不是太容易进部了的。忽记起一位退休官场的忘年好友所言,科是最累的一线活,上下都容易得罪,受累不见讨好;处一般是要凭些真本事打拼,宁可得罪下边,却不可得罪上峰;而局似只能靠上边提拔,哪怕民意不逮,自有官场潜规则保驾护航;到了部,则纯属于政治了。此话或有些道理。

     事实上,各朝都须建立只与其政体利益相适应相符合的官制,意在使庞大的行政系统充满生机。而逢朝代更迭,许多旧制被废止,也属常态。自然,有的现象延至今日,也不能称怪。很简单的一个例子,像现在许许多多的“反聘”、“退而不休”、“幕后垂帘”,都是古早已有之。

再者,各朝代也都有一些或很多的为官者,不为做事,只求无错,对上阿谀逢迎,对下颐指气使,却能倍受重用,官运亨通,不断升迁。然而,从长远看,这会大大消解官制的活力,而使之死气沉沉。这是官场一个根深蒂固的难解症结!

另外,似乎只有为官者可以有思想,但这思想是只能对下而绝不能对上,因为一旦显得比上有头脑,官就当不稳了。理由也许很简单,很少有官尤其大官是胸襟博大的,更很少有官会喜欢部下比他更有头脑。把郑板桥的“难得糊涂”用在官场上,实际就是假装没头脑,心里门儿清,一点不糊涂。可这样的为官者多了,又无疑会大大消解官制的效能。

然而,官位权力之争,应是有史即有之的,黄炎如此,尧舜或许并非不如此吧?这不能不提一件令历史感到尴尬的事——被儒家赞美的尧舜禅让。我们早习惯于接受程式化、偶像化、圣像化的历史,而从不生疑。因此,“禅让”不能不令善良的人们遥想尧舜时代该是一个多么政治澄明、天下太平的原始民主社会。然“禅让说”虽在战国时代就受到质疑,《荀子》《韩非子》即不赞成此说,但《论语·雍也》子贡曰:“如有博施于民而能济众,何如?可谓仁乎?”子曰:“何事于仁义,必也圣乎!尧舜其犹病诸!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能近取譬,可谓仁之方也已。”那意思是,子贡道:“假若有这么一个人,广泛地给人民以好处,又能帮助大家生活得很好,怎么样?可以说是仁道了吗?”孔子道:“哪里仅是仁道!那一定是圣德了!尧舜或者都难以做到哩!仁是什么呢?自己要站得住,同时也使别人事事行得通。能够就眼下的事实选择例子一步步去做,可以说是实践仁道的方法了。”[杨伯峻《论语译注》第65页]

在孔子眼里,尧舜禅让,尚欠圣德,但已赞辞溢美。孟子更是盛赞“尧舜之道”。在史家司马迁眼里,“天下明德,皆自虞舜始”。到了文人眼里,托物言志之下,美好便到了无以复加,如屈原《离骚》之“彼尧舜之耿介”,杜甫《奉赠韦左丞丈二十二韵》之“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

“修己”而至“内圣”的舜是个神话吗?尧为了选他,考察他的行政、生活及交际各方面的能力,把两个女儿娥皇、女英都嫁给了他。为培养接班人,真是不惜血本。

至少《竹书纪年》的记载不仅不甚美好,且充满了权谋血腥据载:昔尧德衰为舜所囚也舜囚尧,复偃塞丹朱,使不与父相见也”舜囚尧于平阳,取之帝位”“舜放尧于平阳”。这意思很明确,晚年的尧他老人家道德已衰,头脑昏聩,丧失了行政能力,舜担心他把帝位传给儿子丹朱,便果断实施兵谏,先后将这对倒霉的父子分别关押囚禁。舜继帝位时,尧老还在平阳的秦城监狱里苟活着。舜倒还有点仁慈的人情味儿,见天下大定,尧也再翻不起波澜,没有了任何的政治可能性,就把他流放在了平阳。

然而,后世所能见到的似乎仅仅是对尧舜的赞美了。《竹书纪年》的价值之一,至少是立此存照。历史需要探源,因为我们已被许多源后的芜杂闹得糊涂发昏了。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