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傅光明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文学博士。著有《人生的采访者:萧乾评传》、《未带地图,行旅人生》、《老舍之死采访实录》等。

网易考拉推荐

《新青年》的落幕  

2010-05-21 11:1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独秀像他的名字一样,太喜欢一支独秀,也太喜欢特立独行了。撇开历史的复杂因素,单从个人来看,最早为了拉住胡适,他可以在《青年杂志》的创刊号上以“批评时政,非其旨也”相标榜,并爽快地答应“二十年不谈政治”。但当《新青年》由原来的门可罗雀,兴旺到不仅扎稳了营盘,而且变得门庭若市,他就开始“谈政治”了。如1918年7月的《今日中国之政治问题》;11月的《关于欧战的演说三篇》。以致胡适等人一再责怪“政治色彩过于鲜明”。事实上,陈独秀自始至终都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政治情怀,即借《新青年》施展远大的政治抱负。这或许才是他真正的办刊初衷。不过,他那句豪言倒真的应验的,而且,没用十年光景,不出五年,“全国思想”就改观了。

    1919年6月,出至第6卷5号的《新青年》因发生“五四事件”而被迫停刊,第6号直到11月1日才出版。

同年9月,陈独秀一出狱就组织成立“新青年社”,并于12月1日出版的第7卷1号《新青年》发表了《杂志宣言》和《社章》。所有编辑和大多数主要作家都加入了这个社。

    从1917年初到1919年冬,陈独秀在北京,《新青年》就在北京编辑,在上海出版。

1920年夏天以后,新青年社分裂了,编辑委员会也随之解散,陈独秀又重任唯一的编辑人。5月,第7卷6号《新青年》再次被查禁。

    8月22日,陈独秀在上海法租界组织“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9月1日,重组后的新青年社成立。就在这一天,《新青年》又重新复刊,这次是由“新青年社”自行印刷发行。

    事实上,陈独秀发表在重新复刊的8卷1号上的《谈政治》,是《新青年》的一个分水岭。与之前的《新青年》相比,可以发现有三个特异之处:一个就是这篇《谈政治》,直接把“主义”问题公开来谈;二是“新青年社”的成立,已经标志着《新青年》由群益书社分离出来,成为一个独立的法人团体;三是《新青年》从这时起成为了宣传马克思主义观的共产党的机关刊物。

    1922年7月1日,出至9卷6号的《新青年》终刊。一个同人时代的《新青年》结束了,这同时也预示着“新青年派”知识群体的终结。

    鲁迅后来在回忆起《新青年》时,不无感伤地追念说,“《新青年》的团体垮掉了。”

 

    五四实在是个难以言说清楚的大话题,要深入谈何容易。我们今天所说的五四,显然早已超出了1919年5月4日这个时间线,将1915年9月15日创刊的《青年杂志》涵盖进来,而其中书写最多的也许莫过于改刊后的《新青年》之于北大,以及北大之于五四运动,这也是最容易彰显的“显五四”。而在那个纷繁复杂的历史时段里,除此还有许多被历史和文学史书写者雪藏起来的“潜五四”,有的似乎连档案文献都消失了。正因为此,历史常常被写成流线型,被抽去了多元的复杂,变得因果逻辑简单,好像唯有这样,历史才容易清楚。也正因为此,时至今日,关于五四的历史和五四的文学史,还有很大的书写与研究空间。

   近年来,已有不少肯于下心思、花力气的学者,在档案的故纸堆中潜心淘洗,使一个又一个历史的细节浮出水面,像《北京青年报》去年与北京市档案馆联袂于推出的《五四档案解读》系列文章,无疑对推动“五四事件”的研究提供了第一手实证性的史料。这种对历史深层记忆的挖掘,激活了历史的生命力。历史并不是枯燥无味的,它可以是鲜活、生动甚至有趣的,关键在于我们如何和怎样书写。有不少高校文科中国现代文学专业的学生不喜欢文学史,亦跟这个史不能立体和鲜活起来有关。文学史的生产数量已经足够多了,不必在乎再锦上添花了。我们能否写出有声有色的文学史?

 

 

 

  评论这张
 
阅读(41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