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傅光明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文学博士。著有《人生的采访者:萧乾评传》、《未带地图,行旅人生》、《老舍之死采访实录》等。

网易考拉推荐

学而优不仕如何?  

2010-03-15 17:1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孔子的著名学生子夏给后世留下这样一句名人名言——“仕而优则学,学而优则仕”。古人践行的倒多是后半句,而目下风行的却常是上半句。

    自古至今,有太多的“学而优”者想为“仕”,本无可厚非,因为在一个官本位的行政体制下,只有“仕”才是一个人事业成功与否的证明,它是华山一条路。于今亦不例外,茶余饭后,许多人津津乐道的不是某某人的学问如何如何,而是对谁谁有了什么样的行政级别充满艳羡,似乎学问一下子变得是可以用省部级、厅局级和县处级来划分的了。也才因此,近些年来,社会上才有了不可谓不严重的“仕而优则学”现象,即有权位者不甘手中仅仅有行政权力,还要用此捞一顶“学而优”的帽子戴在头上。权力与学问两手都要硬!而且,可以堂而皇之地把责任推给子夏,言外之意,我们是谨遵大圣先师高足的教导而为。

    温家宝总理前不久有个讲话,讲到大学要“去行政化”的问题。看来,总理已是对此忧心忡忡。诚然,大学的“去行政化”一定是个异常复杂和艰难的过程,但如果行政化不去,长此以往,我们的高等教育或将沦为行政的附庸,教授、学者们面对级别大小不同的行政官员,也或将难有尊严,因为在学术面前,已经常常是以行政级别为先的了。这也是有些教授、学者们无法安心学问,而急着想当官的初衷。如果一个社会官多学问少,那一定是它的文化出了问题。

    先不说今天是个缺乏甚至没有大师的时代,连博学家都已是稀有物种了。何以能博学呢?这只能来自学博,一个人只有立志潜心向学,并学得博,才有可能博学。是否大师,那不仅是后话,且也不是能自封的。我以为,我们需要更进一步地尊重知识,尊重文化,尊重学者,尊重教授,尊重教师,借用温总理的话,就是让他们活得幸福而有尊严。

    拿一个行政上的待遇举例说,众所周知,看病难是现在的一个大问题,但只要行政级别至副厅局以上,即可以享受“医疗蓝本”,便可少去许多烦琐。而作为高级知识分子享有正高级技术职称的研究员、教授们,倘若没有至少与之平行的行政职级,看病依然会遇到蜀道难。这个问题能入得有关部门的法眼吗?

    所以,一方面,我时常反着想,学而优不仕如何?因为当官对学问实在是有影响甚至妨碍的。这在国外一些一流的知名大学里,早已不是什么问题。人家那里是教授治校,行政是为教学、科研服务的。没听说哈佛大学的校长享受什么部级或厅级待遇。但另一方面,我又得顺着想,因为只有解决了学而优不仕者的后顾之忧,才能真正建立起文化上的和谐机制,也即是一个社会的保障体制,不能仅仅是为行政官员服务的。我想,也因此,中国人民大学纪宝成校长提出,不能仅仅对大学“去行政化”。是啊,至少在一些文化事业单位里,也已经存在着严重的行政化趋向。在有些行政人员的脑子里,什么都要讲究个行政的平级对接。这样的结果,不利于文化事业健康的建设与发展。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