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傅光明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文学博士。著有《人生的采访者:萧乾评传》、《未带地图,行旅人生》、《老舍之死采访实录》等。

网易考拉推荐

十一.那是一份怎样的美好与凄婉!  

2010-12-01 21:3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年1月16日,我以主题“美好与凄婉”写信告诉韩秀,我在复旦大学的博士后指导老师陈思和教授说,如果当人们意识到人类的感情世界比道德世界更崇高更重要时,像老舍跟清阁先生之间的事情,也就没什么好遮蔽的了。确实如此,他们的感情是美好的,却也是悲剧。若不是在那样的时代氛围,两人或许应就能在一起了。想想老舍去世以后的清阁先生,直到临终,都是那么的凄婉。听北京市文联的人说,清阁先生曾讲,她除了有老舍在三十年间写给她的信,什么也没有。而这些信还在文革时,被北京市文联的红卫兵抄走了。但文革结束后,当清阁先生到北京打听这批信的下落时,被告知,这些信当年就返回给了上海的红卫兵。

我问她是否知道或听说过这些信的下落,手头儿是否有清阁先生写的信。关于清阁先生与老舍的感情,坊间的各种传闻太多了。

    1月18日,我收到韩秀回信:

 

         關於舒先生與清閣姨之間的通信,你來信中所說的情況就是我們都知道的情況。八十年代,我與清閣

    姨見面,只有一次談到這些信,清閣的傷痛無法用言語來形容,她斷然地說,信件都被“XX”掠走,銷毀

    了。[……此处有删节]

        我手上有一些信件,十年代到一九九七年的最後一封這些信件都是清閣姨手術

    體力極差的情形下斷斷續續寫的。有的信都需要兩三天才能完成。我挑出一些直接提到舒先生的,做個副本

    寄給你。 

         現在,先提醒你一件事,湖南文藝出版社一九八九年十月出版了清閣先生編的《皇家飯店》,里面收了

    她自己的小說〈落葉無限愁〉。這篇小說寫的便是這段淒婉的愛情。大戰結束之時,清閣知道了舒家的情

    形,悄悄離開重慶返回上海。舒先生跟着逃家,追到上海。一個月後,舒太太帶著孩子也追到上海。于是,

    就有了他們之間的離別,這離別早于舒先生一九四六年的赴美講學。換句話說,從那時候起,清閣就再也沒

    有見過舒先生。

         這篇小說寫於一九四七年,最少,從結尾的「三十六年於春申江上」,可以看得很清楚。民國三十六

     年正是一九四七年。

         一九八一年十二月,清閣先生又寫〈落葉小析〉,收錄在她的回憶錄《浮生若夢》中。這本書由華岳

      文藝出版社於一九八九年十月出版。這篇文章分析了〈落葉無限愁〉這篇小說。

 

          香港董橋先生在來信中提到的洪深女公子洪鈐文章〈梧桐細雨清風去〉,這篇文字是談清閣姨的。不

    知能否找到。

 

    1月20日,韩秀在信中告诉我,她给我寄出了赵清阁写给她的八封信的影印件,其中有一份是赵清阁1966年的画作。每一封信內,她都加了注釋。她顺便提及,董橋先生已给她寄了洪鈐的文章來。洪文說,清閣先生80年代末就斷絕了與境外友人的聯絡,這自然不確切,因为仅她收到的最後一封信就是1997年夏天寫的。所以,洪鈐也有許多不知道的事情。人是很複雜的。但是,她還是很高興,清閣先生晚年身邊有洪鈐這樣好的一個人。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