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傅光明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文学博士。著有《人生的采访者:萧乾评传》、《未带地图,行旅人生》、《老舍之死采访实录》等。

网易考拉推荐

十.祝福善良的人们健康平安!  

2010-11-28 13:5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之间的通信,让我在岁末颇生出了些人生感慨与感悟,写了散文〈岁末感言〉(发表在《散文世界》2010年第1期)。开头是这样写的:

    回首今岁,最令我难忘和感动的一件事发生在年末。如果不是有这样的意外之喜,一年中至少有近一半的时间是郁闷且辛劳着。其实照理说,在许多人眼里,我是不该有郁闷的理由的。静下心来仔细想,问题出在“自扰之”。何尝不可以滋润洒脱呢?人非神,在真遇到事的瞬间是绝难洒脱起来的。现在似乎是做到了的,因为世上本无绝对的公平,何必非要按己之所想求得所谓的公平呢?包括有许许多多的公正,不也都是人工制造出来的吗?不去想那些浮云似的身外之物,对一个人来说能埋头做着自己喜欢的事,已是莫大的福缘幸运。在这个意义上,我已经算福运高照了。

    不曾想这位新结识的年龄大我许多的忘年交“老”朋友会带给我如此怡人的温馨和浓郁的温暖,她是一位在特别年月经历过中国的苦难的作家,现在居住在美国。她在邮件中告戒我:“要学会保护好自己。不要工作得太辛苦,衣食住行都要当心,健康第一,平安第一。”如此简单的一句话,竟让我眼里盈满了泪。人生本苦短,而现实人生又常常是,一个敬业之人越是工作勤恳,会越发觉得疲惫不堪。有时真想能学得会“混事儿”或“汤事儿”,却居然发现这样的本领,我是学不来的。老话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不过,我们倒真的是有摧折秀木的传统,这大概也就是时下常说的“逆向淘汰”,即一个具有优秀素养的贤能之人,最后被铁板一块的或行政或体制无情过滤掉。因为这实在是一个官本位的机制,似乎只有当官,才意味着成功。两院新增院士,八成有行政头衔;一些改革改制的措施,总以保官的利益为先;学术资源也常为权力所垄断。不要说平头百姓见官怕官,就是知识分子也时常自觉不自觉地见官自矮一截,腰是软的,腿也是软的,因为那骨头早已经是软的。

    不去杞人忧天吧,那天本就不该是你所忧的,忧的结果是激愤而愤激而悲剧,这文人之宿命也是自古而然的。努力去做自己真正喜欢的觉得还有价值、有意义的事,足矣了!简单做人,从容做事,襟怀坦荡,有何惧哉。

    这位“老”朋友,寄来了她的作品,有小说,有散文,她在每本书上都题了一句话,我一下子感觉她成了我的亲人一般。还有一张新年贺卡,是写给我和妻的,她说:“不能说真的认识你们。但是,我已经透过文字看到了你们的精神。2009年的岁末,却知道了这样一个事实:在中国,有你们这样的学人。那是极大的鼓舞。”

这位“老”朋友,是韩秀。文章最后,我借她送我的那四个字祝福善良的人们,健康平安!

     2010年1月5日,雪后的华盛顿,陽光明媚,積雪消融。韩秀在来信中说:

    

        看了你的〈歲末感言〉,真想跟你說聲謝謝,幾封短信而已,就讓你寫出這樣的文章來,我怎能不感

   動呢?講句老實話,與你們結識,讓我對中國生出了希望。

        你的朋友王培元在努力出版《折射》的簡體字本,本來我覺得這怎麼可能?但是你的書寫你的信件都

   讓我覺得許多事還是有着可能性的,這種可能性就埋伏在你們這樣的知識份子的不懈的努力之中。

 

   【附注:《折射》的中文简体字版名《一个美国女孩在中国》,已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