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傅光明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文学博士。著有《人生的采访者:萧乾评传》、《未带地图,行旅人生》、《老舍之死采访实录》等。

网易考拉推荐

七.忘年逢知己,岁月遥相忆  

2010-11-17 19:0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韩秀航空给我寄了她的几本著作,还有简历

20091214日,我给韩秀写信。告诉她,看了的简历,令我生出许多感慨。首先,在两个时间的经历,就与另两位作家有时空上的关联,曾带给我无限的爱与温暖的冰心先生当年读的是贝满中;而插队的山西曲沃,70年代初,与我忘年交厚、情同父子的从维熙在那里劳改挖煤2008年,我还曾与他一起回到那里重温苦难地。这也都是中国现代作家、知识分子心灵史的记录。

第二,我知道了,她19641976年,把一个少女最美好的青春年华插队在了山西、新疆。我说,这样的经历对一个作家来说,是一笔无法估量的财富。可是恐怕没有人愿意为了能把自己成全为一个作家而甘愿受一种专制下失去了自由的苦难。我一直想写一长篇小说《救赎》,来写在这样的苦难下知识分子怎样以各异的方式完成自我救赎。我说我内心一直都没有熄灭写小说的冲动,也始终觉得作家就该首先是小说家,诗人是诗人,散文家是散文家。她信里提到的李白、王维、但丁、屠格涅夫、巴尔扎克、福楼拜、雨果、沈从文,也都是我所喜爱的诗人、作家。

信中提到的曹禺,我想到曹禺的女儿万方写过关于父亲的文章,意思是说父亲经常莫名其妙地就使自己处在一种戏的状态中,他在不知觉间就入了戏,这时,真实的曹禺也就变成了戏中的曹禺。即他在戏里,是从3岁就开始读莎士比亚了;是在戏里,那《方珍珠》自然也可以是他写的了。假如这样的解释可以成立,倒也可以为曹禺此举做一种开脱。(不过,这样的解释恐怕一般人是难以接受的。)否则,留下的就只能是笑柄了。

1217日,韩秀在信中说:

 

你說得對,我才不願意用那麼痛苦的經驗去換取寫作素材。如果可以選擇,我寧可好好念書,踏踏實實做一名造船工程師。

所以,我看到你求學之路一帆風順就開心不已,年輕的時候有機會唸書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我為你高興。

對於我來說,生活的艱困從來不是最大的困擾,最大的痛苦是失學。我得用一生的時間來消受這失學之苦。所以,我讀書,不分日夜。然則,大量閱讀仍然難填那失學造成的黑洞。所以,我對那上山下鄉運動十二萬分痛恨。對四川汶川鄉間小學的豆腐渣工程十二萬分痛恨,對以億為計算單位的文盲數字十二萬分痛恨。

我们就这样真诚地交流交往着。我传给她看我写美国博物馆的长文〈感受美国博物馆文化〉她以为是真正抓住了美國博物館的精神,為民眾服務的精神。

人交往到了可以交心的层面,就无话不谈了。我开始在信里谈对社会现象的一些感受。比如我说,国内现有的体制内单位,常常是越工作勤恳的人,越感觉疲惫不堪,甚至慢慢地心灰意冷。因为这实在是一个官本位的社会,似乎只有你当官了,才意味着成功。而我觉得,一个知识分子最难得的应该是像大学者陈寅恪所说,要有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其实,像信中提到的上山下乡,豆腐渣工程,又何尝不是官本位作祟的体现呢中国现在物质上是富裕了,也确实有许多人富有了,但国人的教养,我以为就整体而言是不能恭维的。鲁迅批判了一辈子国民劣根性,但它是根深蒂固的。也因此,现在我们讲的更多的是利益,而不是服务。服务常常是幌子,倒是拿来为赚钱服务的。我也可能正因为有学业上一帆风顺,所以对目下的物欲横流看不惯,甚至格格不入。好像自己已经是个老古董了似的。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