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傅光明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文学博士。著有《人生的采访者:萧乾评传》、《未带地图,行旅人生》、《老舍之死采访实录》等。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关于几个文化问题的浅见(一)  

2009-10-04 10:3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前不久,接受一位记者朋友的采访,谈了不短的时间,内容也不少,但限于篇幅,登出部分不多。整理与此,就教大家。

 

中国是个出版大国了吗?

中国还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出版大国。文学方面的出版物数量虽大,但能被西方发达国家真正接受的不多。当然,西方国家可能更多还是从意识形态的角度考虑,更关注出版物当中的政治因素,他们或许反而更愿意出版那些与官方意识形态相对立的出版物。而同时,我们的对外翻译对自身文学的译介也是不够的,现在倒是已开始采用一种官方、半官方的形式,组织翻译出版,好像投入规模还挺大。另一方面,西方人十分重视并给与很高评价的图书,我们的意识形态也是不一定接受的。里边的因素十分微妙复杂,时常受到出版以外因素的影响。

出版其实像文化一样,也该是一个细水长流、建设生态的过程,需要前期大量的付出和积淀。现在我们的这种付出和积淀都是远远不够的,这当然跟我们目前整体的“文化生态”环境有关系。在出版界反映出来就是严重的的功利化、商业化、市场化现象。现在已有不少作家的写作都瞄准了这“三化”,写作的目的发生了变化。这当然也无可厚非,因为对于作家来说,要想生活好,唯一可行的方式就是写作,靠写作换来高额版税享受高品质的物质生活。但若把文学写作变成类似车间流水线上的产品,它的艺术生命在哪里?也许马上会有人问,现在谁还会饿着肚子扯淡艺术?可是,每年生产了上千部的小说,过上三五年还能被读者记住的能有多少?文化的大发展大繁荣,不能仅限于一个“繁荣的”数字,而要看到数字背后真正留下了什么。

     怎么看流行文化?

任何一个国家在其和平年代,都会有流行文化。换言之,流行文化国泰民安的另一种表征。然而,如果仅仅把流行的视为文化的主旋律或大趋势,会对一个国家严肃和高雅文化的引导出现问题。我想在国际上,能够代表一个国家文化软实力的,不会单是通俗大众文化,而应是那些真正有思想的、有人性深度的大作家、大学者、大思想家以及著名的公共知识分子们。

大众文化是一种速食文化,吃的时候痛快就够了,我们不会去咀嚼它,只会跟着它表面的“虚热”走,常常连脑子都懒得动。现在已经有很多读者发现跟风买书、跟着媒体铺天盖地的推荐宣传买书,上当受骗。大众也非“愚众”,要从长效上蒙骗也是难以做到的。

    知识分子的公共情怀与建设文化生态?

中国的知识分子有一种根深蒂固的情结,几乎是无可救药的。尽管他们对不同历史时段知识分子的各种遭遇及命运选择深有研究,甚至常常感同身受,但当他一旦面对“政治上的春天”,让他们可以自由表达思想的时候,就又忘乎所以起来。这也是中国近现代知识分子的悲剧宿命所在。不断有政治运动,政治运动中又不断以知识分子为对象,也说明了知识分子这种情结的根深蒂固。不论显或隐,他还是关心政治,关心时代,关心社会,关心思想,关心文化,等等,总之,知识分子的公共情怀始终存在。

 

一个国家、一个政府,提倡并建设和谐的文化生态,一定是要坚持“双百”的。比起曾几何时来,现在的公共空间扩大了许多。但现在的问题在于,似乎一切都在娱乐化着、市场化着和功利化着。要以和怎样以一种“建设和谐文化生态”的理念进行文化繁荣和发展的引导性工作,我以为这是当前我们面临的一个大问题。

 

比如电影,现在已经能够比较娴熟地采用市场化的运作模式,投入大了,拍得好看了,演员的演技也提高了,酬劳也大大地有了,观众也看得过瘾了,似乎所有人都愉快了。但愉快背后的元素呢?我们要注意到,它只是文化繁荣的一个表征性的形态,远不足以涵盖一个国家的文化软实力。文化软实力是个综合指标,既不能通过出版物的数量大,来证明文化软实力,也不能用电影上的大制作大生产进入了成熟的市场化,来证明文化软实力,这仅仅是一个方面而已。

 

我常感觉现在学院派知识分子不太能够拥有也许是不太情愿利用或参与公共空间,或也许因为他们更多考虑个人在政治上的利益利害得失,面对公共话题或公共问题, 哪怕是已经涉及到了个人利益,竟也选择退避三舍,即面对官本位体制,他们选择了闪。对于知识分子来说,这不无令人担忧,我以为还是有必要建立知识分子批评话语的公共空间,这也是一个国家和谐的文化生态和文化繁荣所必须具备的,要允许学者、尤其有思想的知识分子对社会发展、社会形态或意识形态有批评的空间和声音存在。

    再一个是批评的方式问题,拿文学来说,现在已经不太有过去那种“短兵相接”、“刺刀见红”而又不伤和气的文学批评了,为什么?理由很简单,要得罪人。许许多多的新闻发布会、作品研讨会,都成了一边倒的“表彰会”、“歌颂会”。文学作品的出版及发布,也逐渐变成了市场化操作流水线上的一个环节。有不少评论家意识到了这一点,但是深陷其中,无力自拔,无能为力,还是乐此不疲地出席各种各样相关的活动或会议。红包的灰色收入也不菲呀!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