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傅光明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文学博士。著有《人生的采访者:萧乾评传》、《未带地图,行旅人生》、《老舍之死采访实录》等。

网易考拉推荐

纪念冰心逝世十周年----“一片冰心在玉壶”  

2009-03-18 21:3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恒的情绪,
            要迎接他么?
          他能涌出意外的思潮,
            要创造神奇的文字。——(《繁星·五0》)
 
    散文是冰心最喜爱的文学形式,散文占到她全部创作的三分之二以上。郁达夫说她“散文的清丽,文字的典雅,思想的纯洁,在中国好算是独一无二的作家了。”把雪莱“赞美云雀的清词妙句,一字不易地用在冰心女士的散文批评之上,我想是最适当也没有的事情。”她的散文具有最广泛的影响,“青年的读者,有不受鲁迅影响的,可是,不受冰心文字影响的,那是很少”。
     李素伯认为:“在她的作品里,处处显示着女性的特有的依恋,母亲的爱和童年天真的爱,琐屑的往事的追写;而文字是那样的清新隽丽,笔调是那样的轻倩灵活,充满着画意和诗情,真如镶嵌在夜空里的一颗颗晶莹的星珠。又如一池春水,风过处,漾起锦似的涟漪。以这样的情致和技巧,在散文上发展,是最易成功的。”所以,冰心在创作伊始就赢得了“冰心体”的赞誉。
    中国现代散文的个性表现大体有两种趣味,一是解剖自我的丑恶性来警示这世界,一是呈现自我的美善面来昭示这世界,冰心显然属于后者。像在小说和诗歌创作中一样,冰心“爱”的思想在散文创作中更明显地呈现为母爱、童真之爱和自然之爱三个主题。
     冰心散文是个真善美同一的艺术世界,她“赞美自然,讴歌自然,爱慕贤良,探索真理。在夜气如磐、大地沉沉的当时,她告诉人们要追求真善美,憎恨假恶丑。”她“以爱来解决人世间的一切的苦恼与纠纷”。冰心的前期代表性作品,如《寄小读者》、《山中杂记》和《往事》正是她真诚人格、美的灵性、善的箴言的结合体,是她自我真善美人格的写照,同时也寄托了她最高的真善美理想。
     茅盾在《冰心论》中写道:“在所有五四时期的作家中,只有冰心女士最属于她自己。她的作品中,不反映社会,却反映了她自己,她把自己反映得再清楚也没有。在这点上,我觉得她的散文的价值比小说高,长些的诗篇比《繁星》、《春水》高。”
     冰心在《寄小读者》第四版自序中说:“假如文学的创作,是由于不可遏抑的灵感,则我的作品之中,只有这一本是最自由,最不思索的了,这书中的对象,是我挚爱的慈母。……她的爱,使我由生中求死——要担负别人的痛苦;使我由死中求生——要忘记自己的痛苦……这书中有幼稚的欢乐,也有天真的眼泪。”
      日本作家厨川白村认为,散文最重要的是将作者个人的人格底色浓厚地表现出来。冰心甚至说:“假如我是个作家,我只愿我的作品,在世界中无有声息,没有人批评,更没有人注意,只有我自己在寂寥的白日或深夜,对着明明的月,丝丝的雨,飒飒的风,低声念诵时,能以再现几幅不模糊的图画,这时我便要流下快乐之泪了。”因为“最单纯、最素朴的发自内心的欢呼或感叹,是一朵从清水里升起的‘天然去雕饰’的芙蓉。”
      对于冰心来说,风格就是本人,她为人为文的品格“底色”统一为清丽、典雅、纯洁。她就是要在散文里真切地表现自己,她觉得“能表现自己”的文学,才是“创造的,个性的,自然的,是未经人道的,是充满了特别的感情和趣味的,是心灵里的笑语和泪珠……总而言之,这其中只有一个字——‘真’。”
     冰心散文惟其真才如“行云流水似的,不造作,不矜持,说我心中所要说的话。”她努力追求一种“绝对的自由挥写。无论什么主义,什么派别的成见,都不可存在胸中的。也更不必预想到读者对于这作品的批评和论调。写完了,事情就完了,这样才能有些‘真’的意味。”冰心最爱散文,也最适于写散文,因为散文对她“就像涨大水时候的沼泽两岸被淹没了,一片散漫”;“因为它短小自由,可以随时随地地挥写自己的感情。”因此,她的散文又一如她的为人,素朴、单纯、真挚。
      像《寄小读者》、《山中杂记》、《往事》、《南归》等冰心早期作品,已经既是“最属于她自己”的散文,同时也是其真善美自我人格的真实写照。它们是冰心真诚人格、美的灵性和善的箴言的结合体,最适合作青少年的审美教育书简来读。也许正因为此,到五、六十年代,她索性把主要精力投入儿童文学创作,“希望把儿童培养成一个更诚实、更勇敢、更高尚的孩子。”
     冰心在为30年代初出版的《冰心全集》写的自序中说:“我知道我的弱点,也知道我的长处。我不是一个有学问的人,也没有喷溢的情感,然而我有坚定的信仰和深厚的同情。在平凡的小小的事物上,我仍宝贵着自己的一方园地。我要栽下平凡的小小的花,给平凡的小小的人看!”
    冰心是以爱为根的,她将“爱的哲学”的种子种在园里,盛开出一朵朵平凡的爱的小花,最后她又收获爱。爱既是她创作的文学母体,也是她衡量事物的价值尺度和精神归宿。
     冰心对爱的理念的解析,对爱的境界的启悟,是随着生理年龄和生命阅历的增长而由单纯澄澈变得深沉和凝重。她在21岁时写的散文成名作《笑》里,即揭开了爱的心幕,那是何等神奇美妙的意象,它使心灵“光明澄静,如登仙界,如归故乡。”这种对朦胧抽象爱的梦影的捕捉,到她写《寄小读者》时,已升华出人生的光华神韵:“爱在左,同情在右,走在生命路的两旁,随时撒种,随时开花,将这一径长途,点缀得香花弥漫,使穿枝拂叶的行人,踏着荆棘,不觉得痛苦,有泪可落,也不是悲凉。”
     冰心将爱确定为自己写作人生和精神心灵的宗教坐标,她“只愿这一心一念,永住永存,尽我在世的光阴,来讴歌颂扬这神圣无边的爱。”即便到她在丧母的深悲极恸中长歌当哭,写挽悼母爱,副题为“贡献给母亲的在天之灵”的《南归》时,虽然慨叹“人生本质是痛苦,痛苦之源,乃是爱情过重。但是我们仍不能不饮鸩止渴,仍从人生痛苦之爱情中求慰安。可等的痴愚呵,何等的矛盾呵!”但她义无返顾,一愿“以母亲之心为心,”“成为一个像母亲那样的人!”因为,爱终归“是慈蔼的,是温柔的,是容忍的,是宽大的;但同时也是最严正的,最强烈的,最抵御的,最富有正义感的!”(《给日本的女性》)到这里,爱在冰心的人生要义里已经上升到一个新的层面,她赋予了爱一种厚重的历史感和使命感。
     她在战后满目疮痍的日本,向同样饱受战争创伤,并对中国人民怀着一种“赎罪感”的日本女性,发表演说:全人类的母亲,全世界的女性,应当起来了!战争是不道德的,仇恨是无终止的,暴力和侵略,终究是失败的!她提出要以母亲的力量来制止战争,要以母亲的名义教育后代:世界上一切人类生来是平等的,没有任何民族可自喻“神明之胄”。国家与国家,民族与民族,人与人之间,只有在平等的立场上,通过爱和互助,才能建立永久的安乐与和平!显示出冰心伟大无私的人道主义精神。
    “生命从八十岁开始”。耄耋之年的冰心迎来了散文创作的第二度高峰。她文章虽然越写越短,越写越随意,越写越平淡,可那是把经过筛选的感情凝聚起来了,看似平淡,实则内蕴辣味,深含着对人生的思考,秀逸中透出苍劲,醇厚里溢发激越。她说:“我的文章越写越短的原因,一来当然是我的精、气、神,近来更不足了;二来我认为如果几句话就能把心思都表达出来,那么也不必枉费那些文字和符号。”
    冰心晚年的散文大体可分为这么几类:自传性散文,如《两栖动物》、《我到了北京》、《我入了贝满中斋》、《我的大学生涯》、《在美留学三年》、《我回国后的头三年》,叙写自己从童年到老年的生活经历和情景,具有浓郁的史传色彩;“关于男人”系列散文,如《我的祖父》、《我的父亲》、《我的老伴吴文藻》(之一、之二)、《一位可亲可爱的作家》、《怀念郭小川》等,记述自己对亲人师友的情感思念和缅怀,并赞颂他们真诚的精神情操;随笔性散文,如《霞》、《病榻呓语》、《我的家在哪里?》、《绿的歌》、《我梦中的小翠鸟》等,多在随意挥洒当中抒写一缕澄澈空灵的心境,一片诗情飞扬的梦影,一点开悟心智的思索,一滴刻骨铭心的意念,一方真挚悠长的眷恋。
     最难能可贵的是,年过九旬的这位世纪同龄人,仍以一颗赤诚的拳拳爱国心,写出了许多具有强烈的民族忧患意识历史使命感的“醒世杂文”——议论性散文。《我请求》忧患的是教育,她一方面提醒国人:战后日本的经济腾飞,正因为人家懂得“教育是只母鸡”,另一方面赞赏并鼓励“教师职业是神圣的,这神圣就在于甘愿吃亏”,呼吁大家都来想想办法,关心支持教育。她真的把自己的上万元稿费捐给了“希望工程”。她深深明白:教育搞不好,人没有文化,国家会越来越穷。
    《无士则如何》大声疾呼要让德先生、赛先生在中国这片古老的土地上生根、发芽、开花、结果。“如果不重视‘士’,不重视科学、教育、文化,德先生赛先生就成了空谈,现代化也会流于纸上谈兵。”在《我呜咽着重新看完〈国殇〉》中,她痛心疾首地说:“说一千,道一万,抢救知识分子的工作,还得知识分子自己来做,殷忧启圣,难兴邦。”《开卷有益》重提“科技是关键,教育是基础”,她最后说,我明明知道“写了也白写”但我的“老而不死”的心,却总在大声地斥责我说“白写也要写”,至于有没有人看那是另一个问题,敬佩之余,也不禁让人感叹万分。《孩子心中的文革——序》则警示说:孩子是中国的希望和未来,只要他们把自己的难忘的一世永远铭刻在心,法国思想家孟德斯鸠的一段话所说的“既无法律又无规则,又单独一人按照一己的意志和反复无常的心情领导一切”的史无前例的怪事才不会重演。
     冰心在文坛耕耘了七十多个春秋,晚年虽心力不够,只有时写些短文,但她从没有停止思考。她始终对国家和时代怀了一份炽热、赤诚的心,她那张慈祥温厚的脸上,永远荡漾着睿智的思想内涵和天真未泯的童趣,有一种超然飘逸、安静淡泊的神韵。谈到说真话,抒真情,写小文,她说:“年轻时感情丰富,写作时容易把感情铺叙出来,这就是所谓绚烂;人老了,感情经过了筛选,就凝聚起来了,写文章就越来越短,文笔看似平淡,实则内蕴辣味,深含着对人生的思考。
 
     1999年2月28日,上帝派往人间的爱的使者冰心带着一个世纪的爱和梦去了天国。她原就是上帝派往人间的爱的使者。她能爱能恨,因了爱而恨,因了恨而爱。她视野里的“爱”是超越了时代、政治和宗教的,所以她说“有了爱就有了一切。”
     她带着翠绿的梦走了,她会把她的圣爱也带走吗?眼前人们在利益和金钱驱动下奔忙的景象叫我害怕,下个世纪我们还会有她那样的圣爱吗?现在人们似乎越来越变得爱自己,也就是爱得自私,这尤显出了她爱的高尚纯洁和博大无私。没有了爱的社会的繁荣不啻是死国的宁寂。她曾教导鼓励爱女吴青说:“苛利国家生死已,岂因祸福避趋之。”也让我们都记住吧,爱不光要温馨,更要勇敢!
      冰心正像她在《寄小读者》里说的,“一心一意,神魂奔赴的,”“尽在世的光阴来讴歌颂扬这神圣无边的爱。”了
     “一片冰心在玉壶”。她把圣爱留给了人间!
 
      人类呵!
      相爱罢,
        我们都是长行的旅客,
        向着同一的归宿。  ——《繁星·一二》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