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傅光明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文学博士。著有《人生的采访者:萧乾评传》、《未带地图,行旅人生》、《老舍之死采访实录》等。

网易考拉推荐

岁末感言:祝福善良的人们健康平安!  

2009-12-30 15:1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首今岁,最令我难忘和感动的一件事发生在年末。如果不是有这样的意外之喜,一年中至少有近一半的时间是郁闷且辛劳着。其实照理说,在许多人眼里,我是不该有郁闷的理由的。静下心来仔细想,问题出在自扰之。何尝不可以滋润洒脱呢?人非神,在真遇到事的瞬间是绝难洒脱起来的。现在似乎是做到了的,因为世上本无绝对的公平,何必非要按己之所想求得所谓的公平呢?包括有许许多多的公正,不也都是人工制造出来的吗?不去想那些浮云似的身外之物,对一个人来说能埋头做着自己喜欢的事,已是莫大的福缘幸运了。在这个意义上,我已经算福运高照了。

不曾想这位新结识的年龄大我许多的忘年交朋友会带给我如此怡人的温馨和浓郁的温暖,她是一位在特别年月经历过中国的苦难的作家,现在居住在美国。她在邮件中告戒我:要学会保护好自己。不要工作得太辛苦,衣食住行都要当心,健康第一,平安第一。如此简单的一句话,竟让我眼里盈满了泪。人生本苦短,而现实人生又常常是,一个敬业之人越是工作勤恳,会越发觉得疲惫不堪。有时真想能学得会混事儿汤事儿,却居然发现这样的本领,我是学不来的。老话说,木秀于林,风必催之。不过,我们倒真的是有摧折秀木的传统,这大概也就是时下常说的逆向淘汰,即一个具有优秀素养的贤能之人,最后被铁板一块的或行政或体制无情过滤掉。因为这实在是一个官本位的机制,似乎只有当官,才意味着成功。两院新增院士,八成有行政头衔;一些改革改制的措施,总以保官的利益为先;学术资源也常为权力所垄断。不要说平头百姓见官怕官,就是知识分子也时常自觉不自觉地见官自矮一截,腰是软的,腿也是软的,因为那骨头早已经是软的。

当下还有独立知识分子存在吗?一些有心的学者,在努力挖掘着现代知识分子身上的魏晋风骨和文人风流,陈寅恪是常被提及的一位,而且,他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也常被视为现代知识分子的精神风向标。可眼下,物欲正风卷残云般肆虐蹂躏、折磨着知识分子的身体和精神,使其不仅见了官骨松体软,见了钱甚至可以将灵魂喂狗。中国的确有许多人是真的富有了,但其教养,却常常是那么的贫瘠。鲁迅为要立人,批判了一辈子的国民劣根性,但这劣根是那么的根深蒂固。也因此,我们现在讲的更多的是利益,而不是服务。服务常常是幌子,倒是拿来为赚钱服务的。说这些好像自己变成了个不能与时俱进的老古董,一定会有人觉得不屑:谁让你没本事随着风起水涌弄大潮。还真是,除了会做事,别的什么本事都没有,有时甚至觉得废人一般.真真是百无一用的书生.这年头最不缺的似乎就是书生,而最缺的也恰恰就是书生.我愿做这样的书生.

不去杞人忧天吧,那天本就不该是你所忧的,忧的结果是激愤而愤激而悲剧,这文人之宿命也是自古而然的。努力去做自己真正喜欢的觉得还有价值、有意义的事,足矣了!简单做人,从容做事,襟怀坦荡,有何惧哉。一个人只要自己不毁灭,没有人能打倒你;一个人只要内心足够强大,也没有人能真正打败你。人经历苦难并不可怕,是强者就能从苦难的炼狱中升华,作自己的英雄,唱出属于自己的欢乐颂

这位朋友,寄来了她的作品,有小说,有散文,她在每本书上都题了一句话,我一下子感觉她成了我的亲人一般。还有一张新年贺卡,是写给我和妻的,她说:不能说真的认识你们。但是,我已经透过文字看到了你们的精神。2009年的岁末,却知道了这样一个事实:在中国,有你们这样的学人。那是极大的鼓舞。(她看了我与妻合作采写的复旦大学出版社新版的《老舍之死口述实录》。)这是我们今年所收到的最充满亲情又蕴涵了一种力量的贺卡。贺卡的封面是两只小鸽子,一行英文是Love and Peace。(“爱与和平”,也可理解为“爱与宁静”。)

忽然想,其实爱与和平是多么简单的人类生命的一种理想,可现在这个世界似乎大缺的反倒就是这个简单的理想,见到的每每是人与人之间、国与国之间的缺乏信任与理解,见到的是社会的浮躁、喧嚣与人的惟利是图,见到的是高等学府的行政化与体制内机关单位的官僚化,更不用说爱与和平名义下的战争。

朋友接着写到:这张卡片很美,谈的是爱与宁静。那便是文学最终的追求了。欧洲人文主义之精髓,便是驯化兽性,激发爱心。每念于此,我们就会觉得,一切的努力都不是白费。我与妻亦特别心仪于此。现在流行市面的文学,有太多缺少了爱与宁静,多的是欲与喧嚣。文学的精神淡漠了,文学的理想匮乏了,文学正成为功利主义的福音书。顾彬先生的垃圾说,并非是完全没有道理的。无论人还是文学,如果失却了精神和理想,它的生命力就会脆弱。

        最后,借朋友送我的那四个字祝福善良的人们,健康平安!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