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傅光明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文学博士。著有《人生的采访者:萧乾评传》、《未带地图,行旅人生》、《老舍之死采访实录》等。

网易考拉推荐

志摩的潇洒诗风  

2008-10-09 17:4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康桥是徐志摩的梦之故乡,是他艺术创作的摇篮,是孕育他性灵生长的胎宫。沐浴着康桥文化的润泽,他开始了诗歌创作,只是当时对于诗的兴味还远不及对相对论和民约论感兴趣,但他的生命毕竟受了一种伟大力量的震撼,浓烈而柔美的情感意念都化作了诗的缤纷花雨。康桥的一草一木一景一物,都凝聚着他整个身心的爱恋。与幼仪离了婚,徽因回了国,他有的是闲暇,有的是自由,有的是绝对单独的机会。

    “只有当你单身奔赴大自然的怀抱时,像一个裸体的小孩扑如他母亲的怀抱时,你才知道灵魂的愉快是怎样的,单是活着的快乐是怎样的,单就呼吸单就走道单就张眼看耸耳听的幸福是怎样的。因此你得严格的为己,极端的自私,只许你,体魄与性灵,与自然同在一个脉搏里跳动,同在一个音波里起伏,同在一个宇宙里自得。我们浑朴的天真是像含羞草似的娇羞,一经同伴的抵触,他就卷了起来,但在澄静的日光下,和风中,他的姿态是自然的,他的生活是无阻碍的。”(《翡冷翠山居闲话》)

    他说:“绝对值得一听的话,是从不曾经人口道过的。整个的宇宙,只是不断的创造;所有的生命,只是个性的表现。真消息,真意义,内蕴的万物的本质里。……要真值得一听的话,只有请教两位最伟大的先生。……就是生活本体与大自然。”

    他认识了自然性灵的真。面对康桥优美旖旎的自然风景,美感的神奇顿时升华为一首首清新婉丽、恬静幽雅的诗篇。是康桥奇异的风和月色,使他产生了做诗的冲动,开始学着把思想和情感分行抒写。他的诗情真有些像是山洪暴发,不分方向的乱冲,什么半成熟和未成熟的意念都在瞬间花雨般缤纷飘落。他没有任何顾忌,心头有什么郁积,就让诗的笔爬梳了去。

    志摩从1922年写诗,到他逝世的10年间,共结集出版了三本诗集:《志摩的诗》、《斐冷翠的一夜》、《猛虎集》,死后友人又为他编印了《云游》。

    志摩的早期诗歌明显受到了英国18世纪末湖畔派诗人华兹华斯的深刻影响。华兹华斯认为,诗来源于以宁静的心情回忆起来的感情。而志摩那时正完全陶醉在康桥柔和亲切、静谧和谐的田园风光里,在优美的自然音籁中倾听着灵性的声音,寻觅着美妙的启悟。

    从志摩的《春》、《夏日田间即景》、《沙士顿重游随笔》、《康桥西野墓色》等一首首描绘康桥自然景色的早期诗歌里,都能感受到湖畔派诗风的神韵,充满了牧歌情调。《乡村里的间籁》、《天国的消息》、《石虎胡同七号》、《东山小曲》更是接近华兹华斯的流畅,表现大自然与人生和谐的抒情诗,弥漫着一种唯美主义色彩,使人沉浸在田无美的享受里。

    康桥文化把志摩塑造成一个单纯的浪漫理想主义者。他的天性也使他倾向于追求单纯的理想主义信仰。他始终是个真诚的生命的信徒,把生命视为一切理想的根源,以自我的本真热烈抒唱追求理想的人情和希望。《雪花的快乐》、《这是一个懦怯的世界》、《为要寻一个明星》、《我有一个恋爱》寄托着志摩的理想、自由的热情歌颂和执著追求。

    他说过:“我是一个生命的信仰者,我信生活决不是我们大多数人仅仅从自身经验推得的那样暗惨。我们的病根是在‘忘本’。人是自然的产儿,就比枝头的花与鸟是自然的产儿;但我们不幸是文明人,入世深似一天,离自然远似一天。离开了泥土的花草,离开了水的鱼能活吗?能生存吗?从大自然,我们取得我们的生命;从大自然,我们应分取我们继续的滋养。”(《我所知道的康桥》)

    在中国现代诗坛,能如志摩一般热烈表现爱情,赞美爱人,并在诗中迸发出无法摆脱的爱的折磨的,恐怕再找不出第二人。志摩虽不像泰戈尔描绘爱情那般深沉、广阔,但在表现爱的强烈上,绝不比他逊色,而且同样富于东方情调。《决断》、《我来扬子江边买一把莲蓬》、《起造一座墙》、《在那山道旁》、《情死》、《天神似的英雄》、《日夜听琴》、《清风吹断春朝梦》、《最后的那一天》、《翡冷翠的一夜》等等及长诗《爱的灵感》,都是志摩爱情生活的留痕。

    梁实秋说“志摩的诗是他整个人格的表现,他把全副精神都注入了一行行的诗句里,所以我们觉得在他诗的字里行间有一个生龙活虎的人在跳动,他的音容、声调、呼吸都历历在目前。他的诗不是冷冰冰的雕凿过的大理石,是有情感的热烘烘的曼妙的音乐。他平常说话就是惯用亲昵的热情的腔调,所以笔底下也是一派撩人的妩媚。”

    志摩的后期诗歌,由于他理想主义的碰壁,使他再没有力量鼓起拜伦式的激情。与陆小曼婚后的生活,有一段可以说是到了枯窘的深处,疲于奔命,也不大有兴味做诗。诗魂一旦沉浸在感伤之中,诗便显出了忧郁和悲观。而那时他的性灵里已注入了英国小说家托马斯·哈代的悲观现实主义,诗歌的基调就由单纯的浪漫理想退潮到虚无的悲观和绝望的忧愁里,热烈转向低婉,激情化作哀怨。他要在深深的失望与惆怅,含蓄的悲哀与冷漠,超然的阴冷与宁静里,发出哈代那种冷酷的笑声与悲惨的呼声。

    在陆小曼眼里,志摩的诗“很早就有了一种独特的风格,每一首诗里都含有活的灵魂。他是一直在大自然里寻找他的理想的,他的本人就是一片天真浑厚,所以他写的时候也是拿他的理想美景放在诗里,因此他的诗句往往有一种天然韵味。……他认为诗人中间很少寻得出一个圆满快乐的人,有的甚至于一声不得志。他平生最崇拜英国的雪莱,尤其奇怪的是他一天到晚羡慕他覆舟的死况。他说:‘我希望我将来能得到他那样刹那的解脱,让后世人谈起就寄于无限的同情与悲悯。’”

    总的来说,志摩的诗富有一种迷人的魅力,以《再别康桥》为例,简直是一首出神入化的抒情诗,把内心的性灵神韵同自然界温馨静谧的美妙相交融,把自己对康桥依依不舍的万般柔情,借助匀整的音节,整齐的韵律,行云流水般表现出来,是西洋艺术表现手法与中国古典诗词意境美的完美谐和。志摩有许多诗根本就是诗歌绘画美、建筑美和音乐美的范例。可以说,如果不创造诗的音乐,自我生活缺乏诗感,他的灵魂就会变得孤独和寂寞。

    难怪他要说:“我再没有别的话说,我只要你们记得有一种天教唱歌的鸟不到呕血不住口,它的歌里有它独自知道的别一个世界的愉快,也有它独自知道的悲哀与伤痛的鲜明;诗人也是一种痴鸟,他把他的柔软的心窝紧抵着蔷薇的花刺,口里不住的唱着星月的光辉与人类的希望,非到他的心血滴出来把白花染成大红他不住口。他的痛苦与快乐是混成的一片。”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