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傅光明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文学博士。著有《人生的采访者:萧乾评传》、《未带地图,行旅人生》、《老舍之死采访实录》等。

网易考拉推荐

另类的丁玲(三)  

2008-10-04 18:5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晚年丁玲被视为“另类”,主要是由于她在含冤那么多年,在遭受了那么大的罪之后,竟然不“揭露”,不“控诉”,而是悟出“作家是政治化了的人”。那是因为她相信,“什么日子我都能过。我是共产党员,我对党不失去希望。我会回来的,党一定会向我伸手的。海枯石烂,希望的火花,永远不灭。”(《“七一”有感》)

    有些作家文人尽管他巴不得赶紧被“政治化”喽,好享受与之相匹配的一级政治待遇,可他表面上却总还要装出一副好像特别讨厌“政治化”这个提法的超脱样子,愤世嫉俗、不食人间烟火似的。这何尝不矫情呢?见到这样的人,我就禁不住像吞了只苍蝇般的恶心。

    丁玲好歹是“政治化”的率真,并因此受到太多的“伤害”,但却又不能因为她的受伤,就不忏悔、反省她“伤害”过像萧也牧那样有才华的作家。她在1951年7月写的《作为一种倾向来看——给萧也牧同志的一封信》,几乎就等同于一篇“政治化”的讨伐檄文。而且,她作为批评者主动施与的话语方式,与她在延安以及后来作为被批评对象挨批时被动接受的话语方式如出一辙,只不过这次的“另类”是萧也牧,而非丁玲。我简直难以相信,这篇书信体文章的作者同《我在霞村的时候》和《“三八节”有感》的作者竟是同一个人。

    “另类”的角色是可以互换的。其实说到家,“另类”与“非另类”原本就是“本是同根生”的同类。想想像这种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批评、斗争方式及情形在我们的文坛,多的不计其数,甚至恩泽至今。发人深思啊!

    像许多现代作家一样,丁玲1949年以前的创作以小说为主,而1949年以后,特别是在摘掉“右派”帽子,获得平反昭雪,恢复政治名誉以后,则以散文创作为主。也许是散文这个体裁更适合经历过些沧桑忧患的人们抒发情感意绪,反思蹉跎年华的缘故,到了一定岁数的作家,像巴金、冰心、夏衍、萧乾、季羡林,等等,他们晚年的散文,尤其是带有回忆录性质的散文,更是自然而然地成为了历史记忆的一部分,烙印下了特定时代的文学留痕。

    丁玲也是如此,她说:“人不只是求生存的动物,人不应受造物的捉弄,人应该创造,创造生命,创造世界。”她在复出文坛以后,写了大量的散文,包括《访美散记》,以及两部散文回忆录《魍魉世界》和《风雪人间》,也写了小说《在严寒的日子里》。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写各种各样的人、事、心灵、感情,写尘世的纠纷,人间的情意,历史的变革,社会的兴衰;写壮烈的、哀婉的、动人心弦的,使人哭,使人笑,使人奋起,令人叹息,安慰人或鼓舞人的文章。”(《我的自传》)

    短短千把字的《彭德怀速写》历来被认为是丁玲散文中的精品,它用朴素、大胆而准确的白描语言,勾勒出一位红军高级指挥员的剪影速写。正如诗人牛汉所说:“写他,正需要那些像泥土一样平凡、石头一样沉重的语言去写。这才能逼真地塑造好这个真实对象,完成一个血肉之躯的艺术生命。”

    有至情有至性,才能成就真散文。《一个真实人的一生》以深沉的挚情、真诚的崇敬,追忆昔日的生活和革命情侣胡也频,是怎样矢志于文学事业,并从一个漂泊者迈向革命征途,献出宝贵的青春生命;《我所认识的瞿秋白同志》将感情丰富,对爱情如醉如痴,有坚定信仰和勇敢气魄,最后慷慨就义,“乃是一个大勇者”的秋白,立体地塑造出来。“秋白的一生不是‘历史的误会’,而是他没能跳出一个时代的悲剧。”

    在丁玲的内心世界里,胡也频、瞿秋白这两个精神伟岸的男性,也使她具有了一如他们的率真和坚定。劫后余生,她说:“我正是这样的,如秋白所说,‘飞蛾扑火,非死不止’。我还要以我的余生振翅翱翔,继续在火中追求真理,为讴歌真理之火而死。”

    丁玲以为,“一篇散文也能就历史中的一页、一件、一束情感,留下一片艳红,几缕馨香。……能引起读者的无穷思绪,燃起读者的一团热情,给人以高尚的享受,并从享受中使人的精神充实、净化、升华。”丁玲从早期写《五月》、《河西途中》、《风雨中忆萧红》等散文篇什,到晚年写出厚重的《“牛棚”小品》、《魍魉世界》、《风雪人间》的过程,不啻就是从精神炼狱中的磨难到人格思想深呼吸的一次历练,一种升华。身陷牢狱也好,蹲牛棚,下放北大荒也罢,孤独可以压迫她的呼吸,却无法窒息她的生命。她认定自己是无辜的“罪人”。“他们能夺去你身体的健康,却不能抢走你健康的胸怀。你是海上远去的白帆,希望在与波涛搏斗。”“我将同这些可恶的恶魔搏斗。”真诚、朴素,倔强、勇敢,乐观、悲壮,闪烁着思想的火花和理想智慧的光芒。朴素中溢出高山流水的境界,冲淡处透发梅雪争春的清芬,酣畅里闪现粗犷豪迈的雄奇。

    香港著名学者司马长风先生在他的《中国新文学史》中这样评价丁玲的散文:“丁玲这位以小说成名的作家,散文也相当出色,她直吐胸臆的风格,有几分像徐志摩和郁达夫,但没有郁的委婉和徐的蕴藉,反之她有男子气,长风破浪的豪放。”我以为然。

    丁玲散文的语言自然、朴素,激昂、豪放,凝练深邃,雄健酣畅。她说:“朴素的,合乎情理的,充满生气的,用最普通的字写出普通人的不平凡的现实的语言,包涵了生活中的各种情愫。”这样的语言“才能使读者如置身其间,如眼见其人,长时间回声萦绕于心间。”(《美的语言从哪里来》)

    我倒想用她在散文《秋收的一天》里描绘陕北秋色的话来形容她的散文,“不以纤丽取好,不旖旎温柔,不使人吟味玩赏,它是有一种气魄,厚重、雄伟、辽阔,来使你感染着爽朗的秋季,使你浸溶在里面。”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