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傅光明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文学博士。著有《人生的采访者:萧乾评传》、《未带地图,行旅人生》、《老舍之死采访实录》等。

网易考拉推荐

误读误译,是也非也?  

2007-09-18 18:0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枫先生是诗歌翻译家,他翻译雪莱,翻译狄金森,等等,并因此获得了“彩虹翻译奖”终身成就奖。我们通常说,好的文学翻译要信、达、雅,第一要义就是信,无信则不立。这话说着容易做起来难。不容否认,在文学作品的翻译出版上,目前已经出现了一些滥翻滥译的现象。江枫先生的演讲《雪莱、狄金森与解构主义——译诗,形似而后神似》,对此现身说法。

 

    查良铮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著名“九叶派”诗人“九叶”中的“一叶”,他以穆旦的笔名,写过很多优秀的诗作。正因为此,当我们看到他译的雪莱,很自然就会先入为主地觉得好;余光中先生是享誉海内外的台湾诗人、翻译家,他翻译的诗作,我们自然也会不打折扣地认为必定是优秀的译作。江枫先生以“江译”和“查译”雪莱的对照,以“江译”和“余译”狄金森的比对,展现出“江译”的译笔译风和他对翻译理论的认知,即形似而后神似。同时,江先生不无火气地对中国翻译界他认为“异化”了的解构主义翻译理论,提出了批评,还不客气地点了《文学翻译报》和《中国翻译》的名。

 

    江先生的翻译理论其实非常朴素,用他自己的一句话说就是“正确的理解是正确的翻译之本”。连正确的理解都做不到,翻译的好坏又从何谈起呢。这也难怪江先生会那么自信地借别人对他的赞语说出:“我的雪莱是世界上最好的汉语译本”。

 

    江先生在演讲中谈到误读误译的现象,引人深思。借用张爱玲的比喻,误读误译好比是披着件华丽的袍子,不明就里的人不仅看不到袍子里面爬满了虱子,而且还趋之若骛。这种误读误译不仅反映在文学翻译界,对中国古代典籍同样存在着误读误译的现象,甚至对于经典的误读还能独领风骚。该如何辩识呢?这得需要能读并领会原文和原典。而现在,“大众”似乎对原典失了兴趣,而独独对“心得”类上瘾。

 

    我们已经太缺乏浪漫的诗的情怀,在人们的生活中,几乎看不到诗的气质,没有了诗的高贵,有的只是近在眼前唯钱是举的现实利益。

 

    If  winter comings,can Spring be far behind.“如果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雪莱的这句名诗其实可以辐射出许多意涵,比如,我们目前的文化生态还有缺欠,便也是一个冬天,便可一起期待春天的到来。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