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傅光明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文学博士。著有《人生的采访者:萧乾评传》、《未带地图,行旅人生》、《老舍之死采访实录》等。

网易考拉推荐

《金瓶梅》之八:《金瓶梅》《红楼梦》与“…  

2007-07-04 10:0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中国古代小说史中,世情小说是一个独特的品种,比起志怪、侠义、传奇和神魔小说来,它出现最晚,却一下子打破了小说的传统写法。在中国古代的世情小说中,以《金瓶梅》为真正意义上的开山之作。从《金瓶梅》到《红楼梦》,演绎出世情小说的流变与发展。萧相恺的《从〈金瓶梅〉到〈姑妄言〉到〈红楼梦〉》,是对张俊“漫议”的一个延伸。
令我钦佩的是,在目前可以搜寻目录在册的中国古代小说1300余部中,经萧相恺“目验”,也就是阅读过的,竟达800余部。这得花费多少时间和精力啊!因而,萧相恺的演讲无疑是丰富、扎实而严谨的。他将中国古代小说,特别是世情小说的发展流脉,进行了简约而清晰的梳理,至少使我在脑子里能够呈现出一个剪影的轮廓,对日后更多地了解中国古代世情小说,大有助益。
萧相恺对《金瓶梅》的评价同样是极高的,认为它的艺术成就很大,称得上是一部伟大作品,因为它洞悉了当时的社会,写出了一个活的社会的真实的侧面。在他看来,《金瓶梅》写的是一群人无限制、无理性的膨胀的欲望,以及在这种欲望之下的毁灭。换言之,表面上看是写淫,实则写的是由淫欲所带来的毁灭。正像《金瓶梅》写潘金莲是发展了《水浒传》中潘金莲这个人物形象身上的“恶”,《金瓶梅》以后的艳情小说,则是大大发展了《金瓶梅》里边的“淫”,成为纯粹的“宣淫”之作,像《痴婆子传》、《绣榻野史》、《如意君传》、《肉蒲团》等。有点反讽意味的是,凡写淫者,几乎无一例外地声明,如此写淫,意在劝人戒淫。从这个角度,我倒要说,淫书不必看,淫事却须戒!
显然,《金瓶梅》的命意具有多元性,萧相恺像在文学馆讲“金”的大多数学者一样,以为《金瓶梅》是一部伟大作品。而上边说过,大学者刘世德不这样看,他以为《金瓶梅》无论如何称不上伟大。但萧相恺不同意有人把潘金莲作为“被侮辱与被损害的形象”来看,并要为她翻案。潘金莲毒死亲夫,此案是不能翻的。可是,魏明伦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在他的川剧《潘金莲》中,又真的替潘金莲“翻案”。事实上,他是从现代视角对潘金莲进行了重新审视。
常说论今宜鉴古,无古不成今。《红楼梦》的艺术成就自然并非空穴来风,想想,如果没有在《红楼梦》之前出现的一系列世情小说的铺垫,也许不会有《红楼梦》艺术上的一峰突起。其实,今天的文学写作者的也一样,没有前辈文学家的艺术铺垫,怎么可能会有现在的创新与创造呢?现在有一种风气很不好,好像自己的一切都是凭空创造而来,将前人的努力付出一笔抹杀。这至少在为人上,也欠厚道!
萧相恺还特别提到了文学的商品化问题,说它是一把双刃剑。拿最近很热的“红楼海选”来说,一方面,它可能真会刺激青年人去读《红楼梦》原著。但另一方面,青年人读《红楼梦》的目的又是短视的,带有极强的功利性,他们读“红”就是为了海选,为了一夜成名。这和“超女”现象又是一致的。现在文化的功利性太强了,在经济利润的驱动下,似乎一切都在商品化着。而且,这已经极大地影响到了成长中的青少年人生观和价值观的塑造。现在有些还在上小学的女孩子,跟家长说,长大了就要当“超女”。这样的文化现象是值得深入思考的!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