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傅光明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文学博士。著有《人生的采访者:萧乾评传》、《未带地图,行旅人生》、《老舍之死采访实录》等。

网易考拉推荐

故事与学术[聊斋二题之一]  

2007-05-08 11:3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世德先生是我所敬重的大学者,读他的学术著作,听他的学术演讲,好比经受学术的洗礼,无疑是一种,像他那样的学术演讲,是不大能以讲故事的方式来说的。
    刘先生讲蒲松龄与《聊斋志异》,条分缕析地从古代、现代对小说概念的不同理解,简约追溯了小说的源流;讲了周恩来总理与《聊斋志异》的渊源,我们可以穿越历史的时空,想象一下当年周总理演的惠娘是个什么样子;介绍了蒲松龄的传世三宝:画像、手稿、印章;从族籍上,学术地肯定蒲松龄是汉族伟大的小说家,而不是蒙族、回族或色目人的后裔;介绍了蒲松龄的生平家世;分八类介绍了《聊斋志异》一些重要的版本;最后又以铁证认为《醒世姻缘传》并非蒲松龄的作品,因为其成书年代是在雍正四年之后。
    由蒲松龄的身世,可以看到,在那样的科举应试体制下,蒲松龄8次高考,都名落孙山,一辈子没有做官,一生贫困,不得志。从这个理由来反观今天,不妨问一下,为什么出不了伟大作家?是我们的生活境遇太好了!我们不是有些人被雇佣着住到高级宾馆里去写贫穷吗?怎么可能写得感人呢?如此为应景而写出来的作品,能有艺术生命力吗?
    蒲松龄性格温厚,却又刚直,与时尚相左,对时势看不惯。我有时觉得自己也有点儿刚直呢,因为现在很多东西,我也看不惯啊!现在似乎是一个泛娱乐化的时代,娱乐文化、消费文化、休闲文化,倒好像成为了主流文化。电视、报纸上的文化版面,全让位给了那些影视歌的“星星们”。北京电视台二套原来有一个“每日文化播报”,可它每日播报的几乎全是“星星们”的“萍踪侠影”。现在,人家索性改成“每日文娱播报”,这下我没话说了。
    蒲松龄一生有30年的教书生涯,这对他写《聊斋志异》极其重要。因为它为蒲松龄的写作,提供了一个相对和谐安静的环境。现在的作家,应该大都不缺乏和谐安静的环境和条件了吧,那缺什么呢?我想是缺少天赋的写作才华。最近,有的电视台正在播放《聊斋志异》的电视连续剧。正如刘世德先生说电视连续剧《西游记》表现作者吴承恩的幽默、诙谐和思想不够一样,《聊斋志异》也是为拍着神鬼好看好玩。要领略它的艺术和思想精髓,还是得读原著,到文学馆来听讲座。
    2006年10月中旬,我去淄博的山东理工大学演讲,之后,特地去拜谒了蒲松龄故居,打算沾点写小说的灵气儿。看到蒲松龄的家境,也真是“绳床瓦灶”。已是暮秋时节,蚊子很多。那蚊子个儿特大,有北京蚊子的两倍大。心想,连这里的蚊子都有鬼狐之气。参观完蒲松龄故居,心里又感慨,一个伟大的小说家就生活在这样的家境。
    我还有个郁闷。在刘先生的演讲开场半小时后,我见有几个女学生进场,心下甚喜,因为有了新面孔,而且还是曹雪芹赞美的女儿。可人家在结束还有40分钟的时候,又走了。我提出了一连串的问号:是听不下去了?觉得枯燥?难道文学馆的讲座真的是曲高和寡?难道我们这里真的只能是“中老年大讲堂”?文学馆坚持公益性讲座有什么意义吗?难道哪天我也会成为战风车的堂吉诃德?我又反过来想,如果刘先生讲的不是高品位的学术讲座,而是由猜测来讲蒲松龄的“婚外恋”,或许就有上座率了!可那还是文学馆的讲座吗?不是!那是故事会!
    2006年12月24日,文学馆举办了一个纪念讲座200期的活动,身在外地的陈建功馆长特地发来贺词,他再次向社会承诺,文学馆的讲座会始终坚持公益性,始终坚持学术品位。那天,刘世德先生也参加了座谈会,他对文学馆的讲座有两点朴素的评价,一是不哗众取宠,二是不媒俗。借刘先生的话,我就是要说,文学馆的讲座拒绝哗众取宠,拒绝媒俗!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