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傅光明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文学博士。著有《人生的采访者:萧乾评传》、《未带地图,行旅人生》、《老舍之死采访实录》等。

网易考拉推荐

历史假设VS日常细节  

2007-03-19 16:1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常有人喜欢做这样的历史假设:如果明朝末年没有李自成的农民起义,没有吴三桂引清兵入关,而是任资本主义萌芽茁壮成长,那中国早已成为世界第一的资本主义的中华大帝国,哪还能轮得到英国人发动什么鸦片战争;再假设:如果在一般人早以习惯接受并认可的“康雍乾盛世”,中国主动打开国门,对外进行自由贸易,发展资本主义,即便与列强开战,也不见得就会输给刚刚崛起的大英帝国。然而,假设的历史没有实际意义,真实的历史却时常叫我们陷于沉重的反思。如果说中国已经错过了明末和清朝中叶发展现代文明的两次机会,到1840年,鸦片战争是古老的中华文明第一次不随己愿地遭遇到一个优于自己的外来文明坚船利炮的挑战。这次战争开端了中国近代的屈辱历史,也使中国发展现代化的进程被严重滞后。面对外来强大文明的挑战,满清帝国及后来在民国时期,内忧外患不断,中国丧失了一次又一次主动变革、主动“现代化”的机遇,现代化之路也几乎成了一条“难于上青天”的“蜀道”。
    研究和探讨中国现代化机遇的错失,是个复杂的话题。从学术层面上说,它是跨学科的,除了史学的,还涉及到政治、经济、社会、军事、思想等诸多领域的方方面面。当然,怎样解读历史,很重要的一点是历史观的问题。以前,我们习惯于接受历史的宏大叙事。现在,我们已能更多地关注细节,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日常生活的历史最为重要。如果历史的宏大叙事离开了历史的细节,那宏大也只是个空架子。因为对历史的深刻认识,往往得从细节切入。
    20多年前,我在北京四中读高中时,历史老师讲过乾隆皇帝驱逐英国使节的那个历史细节,至今记忆犹新。乾隆80寿辰前,马嘎尔尼代表英国前来送礼,并希望能与中国通商。由于他不肯行下跪礼,乾隆皇帝做了“最高指示”。我现在还记得老师的原话,他说乾隆的最高指示是:“天国无所不有,该夷等礼貌不周,驱逐出境。”
    即便是喜欢做历史假设的人,要做假设也得从细节出发,比如由这个细节您又可以假设了:如果乾隆不用马嘎尔尼行下跪礼就接见他,并同意跟英国进行自由贸易,英国人也用不着煞费苦心地向中国贩卖鸦片了。再比如,如果光绪皇帝真的能包围颐和园,逼慈禧太后就范,独揽朝纲,中国就会实行日本式的“明治维新”,富国强兵,也就不会有八国联军的入侵北京了。可惜的是,历史不仅不能这样假设,相反,由于这些细节都是历史的真实,才使中国近代史上留下了一连串让我们至今回想起来都觉得耻辱的印记。
    无论历史还是现实地来看,中国现代化被延误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我们总是“在下一个阶段才做上一个阶段就该做的事。”举个现实的例子,现在人们至少已经从观念上注意绿色环保了。但我个人对有的环保部门搞的什么“蓝天指标”颇为反感,总觉得那有点儿“大跃进”的味道,比如非要给自己硬性规定一年要拿下多少个“蓝天指标”,以证明自己的治污政绩。可是拿北京来说,冬天的情况常常是,如果不刮大风,空气质量很难达标,蓝天也很难露脸儿。但大风之神功,也能算到环保部门的政绩上吗?
    我是比较在意日常细节的,前不久看到同一份报纸上有两则报道,稍微一想,就觉得很矛盾,一则是汽车销量与去年同比增长50%多,而另一则是中国的城市有四成属于中重度污染,主要是汽车尾气所致。明明发达国家已经有过发展汽车工业与环境保护的矛盾,我们却依然义无返顾地重蹈覆辙。最近我想写这样一篇文章《我的肺被汽车尾气强暴》,想表达的意思其实很简单,环保是属于大家的,每一个公民都有责任和义务为保护环境做出努力和贡献。我们需要的不是不切实际的“蓝天指标”,而是空气的真正达标。细想一下,其实“蓝天指标”与没有污染也是两个概念。头顶有蓝天,并不意味着没有污染。我每天出门的时候,头顶可能是蓝天,可一经过稍微交通拥堵的路口,就能闻到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汽车尾气的味道。
    每天接送孩子上下学,都看到那些有车一族,恨不能都第一个接到自己的孩子,不遵守交规,争先恐后地将车拥堵在学校门口的道路两侧。人们似乎早就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在一些大城市,车真的都已经成灾成患了,刚开通的宽阔马路,路边很快就开出一条甚至双向两条的泊车带;缺乏地下车库的居住小区,汽车夺走了几乎所有可以利用来停车的空间。自行车与行人,成了城市交通的弱势群体。
    我相信,政府部门一定努力在解决这个难以解决的矛盾。不过,这又涉及到一个观念与权力的问题,简言之,要想做成事,需要有能做成事的观念和能使之付诸实施的条件。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拿李鸿章来说,他有前瞻性的观念。某种程度可以说,李鸿章是中国近代最早具有现代观念并把一部分付诸实施的改革家之一,中国在现代化进程中呈现的一些亮色,有许多就是他留下的。然而,即便是权高位重如李鸿章者,光有观念都不行,他也是处处受制于人。再以康有为来说,一个民间的知识分子,有先进的观念,却没有做事的权力。事实上,在我们日常的现实生活中,这样的事屡见不鲜。有观念,没权力,做不成事;有权力,没观念,做不好事。
    现在,中国正处在有史以来最好的现代化的机遇期,要努力实现中华的腾飞、崛起,就要抓住这难得的历史机遇,莫再让它被延误。这就需要汲取历史教训,不要重蹈覆辙。或者,即便不能完全避免重蹈,也最好能将重蹈降到最低限,老是“重蹈”,国家和个人谁也受不了!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