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傅光明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文学博士。著有《人生的采访者:萧乾评传》、《未带地图,行旅人生》、《老舍之死采访实录》等。

网易考拉推荐

《百家讲坛》的台前幕后与电视的庸俗化  

2007-02-02 14:1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笔者按:此文写于20068月间,发表于刚出版的《良友》杂志2007年第1期,发表时题目被编辑改为《百家讲坛的前世今生》。这多少有背于拙文的主旨,因为我特别想针对的就是电视的庸俗化。在最近半年多的时间里,播出中已经插入了商业广告的百家讲坛,始终坚持造星路线不动摇,并于2006十一黄金周七日,又一举借媒体之强势成功推出一颗美女教授之星,再次展现出传媒的伟力,且由其《〈论语〉心得》仿佛瞬间使大众突然间找到了思想的指南。但耐人寻味却而又无比正常的是,孔子《论语》的热度依然远远赶不上于心所得。正像许多读者宁愿去看《品三国》,而懒得自己去深入思考天下大势。许多人习惯于把自己的头脑系于别人的脑际,愿意不假思索地便将自己的头脑交给另一个人。百家讲坛的受众定位越发明确,那就是初中文化水平,因为这个水平线是大可以保证栏目生存所必须的收视率的。因为人家做的毕竟是电视,所以人家已反复声明并刻意表明,就是要与以前大家纷呈的学术讲坛有所区别,似乎以前酿不出坛坛是好酒。既然如此,学者们又何必忧心如焚地去关注它是否学术呢?如果您的文化水平在初中以上,那自然说明这节目本就不是打算给您看的。而如果您觉得自己没当过中学老师,不会对初中文化水平的人传道解惑,更缺乏摄象机前的镜头感,那您想去讲,人家也不会带您玩,也就别自讨无趣了。说白了一句话,电视是电视,学术是学术。合得来就好,合不来就散。这也是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嘛。在下将文学馆与百家讲坛合作的前前后后及对电视的一己之见如实写下来,愿就教于各位方家。

 

 

    一天,碰到一位朋友,他没头没脑地冲我抱怨说:“你们《百家讲坛》简直越来越没法看,整个变成了电视书场,什么电视剧热播,你们就讲什么。”我说:“你没见人家活得像易中天的名字一样‘如日中天’吗?”朋友不依不饶,又说:“现在的《百家讲坛》哪里还有什么‘百家’,变成了学者明星的加工厂,电视剧的附庸,却还自得于这正是做电视的成功,实际上就是打着文化旗号的娱乐节目。”这下我得赶紧实言相告:“自打他们换了制片人,文学馆早已经不跟他们合作了。”我并不想解释原因,因为一两句说不清楚。朋友却仿佛释然的样子,说:“那难怪了。以前你们请的多是各学术领域一流的顶尖学者,真的能够呈现一种‘百家’,现在都成‘易家讲坛’了。”对此,我倒想得开,宽慰道:“人家既然是做电视的,当然就要符合做电视的规律,请谁不请谁,谁讲谁不讲,或愿意怎样讲,都是人家的自由。”但我这样说并不等于是认同了目前的电视机制。

 

电视真的有了文化?

    《百家讲坛》成为一个电视现象,阎崇年的“清十二帝疑案”、刘心武的“揭秘红楼梦”、易中天的“品三国”,成为一种文化现象,都已是不争的事实。对于媒体及学界争论不休的阎崇年是否应以评书方式讲清史,刘心武的秦可卿“探佚”是否符合学术规范,易中天在“戏说”、“正说”之外的所谓妙说三国,我都不想妄自置喙,以免陷于难以自拔的纠缠。

    单以易中天现象为例,近来主要形成了观点上截然对立的两大交锋:正方以为“活泼说史又何妨”;“学者走进大众,拉近观众和历史距离”;“学术明星是文化最好的市场翻译”。反方以为“易中天的历史观有问题”;从余秋雨到易中天,是知识分子在“媚俗”;“易中天乱嚼三国,将核心内容庸俗化”。

    像在对刘心武现象的评价上,学界与“大众”形成强烈的反差一样,对易中天也是如此。力挺者以年轻的忠实“易粉”居多,当然也有著名的历史学家,认为易的“妙说”激活了生硬的历史,并非是把小说《三国演义》跟史书《三国志》“混嚼”,而是比较;批评的声音则主要来自学者,比如,许纪霖认为,中文系出生的易中天能靠史学文章一炮而红实在令人佩服,“但他的《品三国》的文字却很粗糙,不值得一读。如果只是听听他在百家讲坛的讲座还是不错的,因为这样的东西更适合视听而不是阅读。江晓原认为,易中天创造了史学的娱乐功能,而且非常成功:“《品三国》对现代人而言是一种诱惑,但却是一种需要抵御的诱惑,因为它并没有什么价值。”中国清史编纂委员会委员李治亭认为,易中天的《品三国》实在没品出什么有味道的东西来,只是用时尚语言让历史庸俗化、低俗化,“玩了玩文字游戏,讲了些乐子,却没有任何创见。”

    读最近一期《新世纪周刊》一篇报导《这一次,电视真的有了文化》,感到一种悖论的困扰。一方面,明明是文化人在讲文化,怎么能说没文化呢?但另一面,能有多少人知道,这已经是被消解了的文化?换言之,稍加分析,便不难发现,《百家讲坛》现在做节目的思路其实很简单,就是在中央电视台有着高收视率的电视连续剧库藏中寻觅题目,然后请最好当过中学老师又最会讲故事的主讲人,做成系列节目。不是吗?有《红楼梦》而后“揭秘”红楼梦,讲《红楼梦》里的丫鬟;有《汉武大帝》而后讲“汉代风云人物”;有取之不尽的清史题材的电视连续剧,而后讲《清十二帝疑案》,最近又开讲了慈禧太后;有《聊斋志异》而后说聊斋;有《铁齿铜牙纪晓岚》,而后讲和珅、讲纪晓岚;有《三国演义》而后“品三国”;有《亮剑》,而后讲李云龙;《袁崇焕》电视连续剧即将开播,栏目便开始策划讲《明亡清兴六十年》。这是栏目追求收视率的需要,还是“大众”所要选择的?

    不难想象,这样做,一方面,编导在电视制作上会变得相对简单,因为便于在节目中配插画面,使节目好看,以免观众耐不住寂寞换台,影响收视率。而一旦收视率下跌,制片人就神经紧张,因为它关系到整个栏目的生存,更直接关系到栏目编导摄人员的饭碗。另一方面,某一个或某几个主讲人频繁出镜,也容易成为大众明星。两者相加,可谓双赢,一边是所谓学者明星的诞生和书的狂销所带来的丰厚版税,一边又可维持收视率的持续走高。从这点来看,《百家讲坛》正像其现任制片人宣言的,“像做营销一样做节目”,而且表面看来,似乎做得很成功。其实,像这样做的当然不止《百家讲坛》,以小人之心揣测,我想大多数电视节目都恨不能把电视直接变成营销。问题在于“百家”以前是个有学术品位的节目,而现在却变了味,并对此变味形成了正与反的论争。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