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傅光明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文学博士。著有《人生的采访者:萧乾评传》、《未带地图,行旅人生》、《老舍之死采访实录》等。

网易考拉推荐

一部新发现的《红楼梦》残抄本  

2007-11-06 14:3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文学研究所研究员、大学者刘世德先生,10月14日莅临文学馆,主讲“介绍一部新发现的《红楼梦》残抄本”。]

 

开场:

    近年来,“红学”不仅高热不退,而且还总能带来新奇。自2006年6月14日“卞藏本”《红楼梦》在上海以高价拍卖,北京图书馆出版社随即将其影印本出版后,又引起了众多“红学”家和红学迷们的讨论,网友们更是通过网络对“卞藏本”的真伪问题,各抒己见,辩论异常激烈。大的疑问有五个:

 

    第一,“卞藏本”是现代抄本吗?

    第二,原来的收藏者低调隐身,而新的买主藏家却高调浮出,是否有意设局?

    第三,抄本中为什么会出现“简化字”?

    第四,“眉盦”是谁,怎么没人查?我见到有位网友的文章,称“卞藏本”《红楼梦》题记人“眉盦”是香港老一辈的文化名人何叔惠。

    第五,“上元刘氏”是真的还是假的?“红学”是一门学问,学问学问,离不开“问学”。今天请刘先生来,就是要向他“问学”,请刘先生演讲“眉盦藏本:一部新发现的《红楼梦》残抄本”。


结束:

    大学者讲大学问,刘先生以深湛的考据功力,分七个部分,介绍了“眉盦藏本”这部新发现的《红楼梦》残抄本的来龙去脉,使我们对它的发现、收藏及版本的状况,有了清晰的认识。按照刘先生讲的思路,我们梳理一下,看是否有这样几层意涵:

 

    1,这是一部仅有10回的残抄本。

    2,这部残抄本的收藏者“眉盦”是生于光绪23年的刘文介。

    3,它的抄写年代,大约在嘉庆年间,甚至有可能在乾隆末年。

    4,它的版本不是程本,而是脂本,并与现存的11个脂本中的杨本最为接近。

    5,它的文字出自曹雪芹的修改稿。

 

    最后一如刘先生所说,这是一个有版本价值、研究价值,并值得重视的脂本的残抄本。

 

    不知刘先生是否做过这样一个好玩而可怕的想象,即曹雪芹“增删五次”之后《红楼梦》全书的改定稿,经准确无误地传抄后,一直由一个书香的收藏世家世代珍藏,200年来,静观“红学”纷争风起水涌,藏而不露,直到“红学”走火入魔得令其实难忍受,便将真本大白于天下。不过,正如曹雪芹所言,“假做真时真亦假”,即便真有那么一天,那些“红魔”同样会将真本斥为另类的魔道。看来,注定是要有太多的“红谜”终难破解。好在有刘先生这样的大学者,寻着他学术研究的脚迹,或可获得一份明晰,可以像吃了“定风丹”的孙悟空,再不会被邪门的“不正之风”,吹得不知了去向。

 

    像考古发掘一样,新的学术发现无疑会带来新的研究,但从刘先生所讲,我们也能感到学术考据还是有一定的冒险性,特别是在兴奋的心绪下很容易忽略掉一些关键的细节,连刘先生也没例外。但刘先生又以他锲而不舍的求索精神,及时否定了自己的结论。这样的学术态度是值得我们敬佩的。

 

    从刘先生讲到的“眉盦藏本”的情形我又想到,今天的我们,做事情,可不能像那个抄写者一样,为了赚钱,对抄写工作一点也不敬业,结果给后人造成了大麻烦。如果我们做事情总是利欲熏心,一切向钱看,给后代留下的同样会是大麻烦。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