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傅光明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文学博士。著有《人生的采访者:萧乾评传》、《未带地图,行旅人生》、《老舍之死采访实录》等。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卷后附言  

2007-11-19 15:3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没有想到我在文学馆几次“红学”讲座,能以书册的形式与读者见“面”。感谢文学馆和傅光明老弟的盛情高谊,让我得以与这么多的听众与“读众”有了交流切磋的文化因缘、感情联系。

 

我拜读了傅老弟的赐序,如此溢美谬赏,愧何敢当?借曹公子雪芹的一句话:愧则有馀,悔又无益,而且还要“画蛇添足”,在此赘言数行,以申拙意。

 

第一,现代文学馆讲座所体现的“双百方针”的高境界,令我深为感动。

 

第二,身兼策划、筹备、安排、主持、录制、译写、编整、作序人的傅老弟,工作水平质量,样样是第一流的,这真是全材,时下不多觏,我很佩服。

 

就“红学”而言,他也有研究、有心得、有见解,不同一般。以录音带译写成的讲稿,流畅生动,原汁原味。

 

他在序中提到的讲演现场的盛况,使我仿佛又回到了当时的会场:听众“立锥无地”,讲台边上也坐满了。我从大厅口入场,欲走至讲台时,几乎无法迈步。在听众中,各界人士,男女老少俱全,还有美国夫妇,更有赠我古玉的长者、赠我彩画葫芦的女士、赠我鲜花的先生,热情令我难忘。

 

我讲、写从无草稿,都是临时“即兴”——不是“信口开河”,却真是“信‘思’驰骋”。若说我这是对群众的不负责态度,那却不然,我还是认认真真,一片虔诚之心愿。这一点,傅老弟也能看得清楚。

 

我们的讲《红》,是首创,虽无经验,效果不太差,而且还给“央视”的《百家讲坛》开启了崭新的局面。据闻,收视率从较低一下子遥升很高。其后来的兴旺并非是与此不无关的。

 

我提这一点是要说明,一切文化事业,都贵在推陈出新,多作“善举”,多为群众着想,人们是会感谢的。


缀一小诗云:
           荧屏讲座启新风,谁是开山创讲红。
           幸有光明傅君在,京城文馆第一功。

 


                                                      周汝昌

                                                      

                                                      丁亥重阳后二日

 

(此篇为周汝昌先生为《在文学馆听讲座"周汝昌“红楼”演讲录》所写,该书即将由线装书局出版。)

 

卷后附言 - 傅光明 - 傅光明

与周老在文学馆的讲座中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