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傅光明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文学博士。著有《人生的采访者:萧乾评传》、《未带地图,行旅人生》、《老舍之死采访实录》等。

网易考拉推荐

痴心诗性解“红楼”  

2007-11-19 15:2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为一个“红学”的门外汉,居然有缘在近六年的时间里,得以在“红”河边漫步徜徉,也许还湿了鞋而不自知。今天回头看,只能解释为是“红劫”难逃,至少是凑了好一阵子的“热闹”。意想不到的是,通过策划、组织并现场主持文学馆的《红楼梦》学术系列演讲,得以结识一批“红学家”,周汝昌先生是其中最年长,也是我最先请来讲“红”的一位。

 

我清晰地记得,周老在文学馆的“处女秀”是2001年10月14日,讲题是“曹雪芹《红楼梦》的人物世界”。那天,文学馆的多功能厅,连讲台上都坐满了人。当我搀扶着周老一进门,大厅里即刻响起热烈、持久的掌声。大家见到周老,都有一份发自内心的激动。我想,也许谁都没有想到,平日里深居简出的周老,竟会在耄耋之年莅临文学馆,向社会公众讲“红”。更出乎意外的是,早已耳不聪目不明的周老,声情并茂地将纷繁的“红楼”人物讲得活色生香,历历在目。现场听众在精神矍铄、思维清晰的周老引领下,沉浸在对“红楼”的一片痴迷之中。

 

周老真是会演讲,没有学术腔,没有板滞气,而是天马行空,信手拈来,他的一个眼神,一个表情,一个语气,一个手势,一个动作,都能将听众带入一种仿佛只可意会的情境。讲到他最钟爱的“红楼”人物史湘云,文采风流,激扬四溢;讲到那须眉浊物的宝玉挨打,他竟一下子哽咽起来,捶胸顿足,泪光盈盈。一个儿童般的老人!

 

在这之后不久,刚刚创办的央视“百家讲坛”栏目主动找到文学馆,提出希望合作。双方一见如故,一拍即合,2002年春节,央视的摄像机进入了文学馆。最先在“百家讲坛”每周三的节目中播出的文学馆讲座,就有周老的《唐宋诗词鉴赏》。广大的电视观众通过荧屏,目睹聆听到了鹤发童颜的一代学人的丰采神韵。这是我第二次请周老,也是他在文学馆唯一的一次“红楼”题外话,讲的倒是本行。周老读燕京大学中文系研究院的毕业论文是《宋词语言的研究》。

 

那时的“百家讲坛”真称得上是“百家”荟萃,集“科学”、“社会”、“人文”三位一体的学术讲坛;而那时的文学馆讲座又几乎支撑起了其中“人文”类节目的半壁江山。

 

周老不愿别人称他为“红学家”,仿佛这样一叫之下,除了“红学”,便没有别的学术作为了似的。事实上,周老是个具有浓郁诗人性情和天赋学术才华的大学者,对学术问题,他有着诗人的细腻敏感,有着奔流到海的激情,在学术研究中也时有汪洋率性的诗情想象。他有一份天真,也有一份执拗。因了这样的性情,他写下一部又一部“红学”专著,如今仍笔耕不辍,构筑起一个学者博大的“红学”世界,令无数“周迷”心向往之;但也因了这样的性情,招来一些学术与非学术的争议。

 

周老是在这样的性情之下,得与胡适结下“红”缘,孜孜以求,并于壮年即以《〈红楼梦〉新证》奠定了其在“红学”史上的学术地位;也是在这样的性情之下,对“程高伪续”疾恶如仇,斥其居心叵测;更是在这样的性情之下,引“红楼梦魇”的张爱玲为知己,对刘心武的“秦学”击节赞赏……他见证了许多“红学”的是是非非,也经意不经意间卷入过“红学”的非非是是。我想,把周老的“红学”历程即看作一部“红学”史,也许并不为过。

 

我与周老的缘分,其实全源自文学馆的讲“红”。我在文学馆一共策划并现场主持了28场《红楼梦》演讲;在文学馆与“百家讲坛”合作期间,央视把在文学馆精选录制的《红楼梦》讲座,分别以“新解《红楼梦》”和“红楼六家谈”为题,播出了近30集(其中六集由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所长孙玉明兄参与策划),光周老的三场演讲就编辑成了6集,即《曹雪芹其人》、《〈红楼梦〉其书》、《〈红楼梦〉的艺术世界》(上下)、《答疑〈红楼梦〉》(上下);“非典”那一年暑假,应邀在央视演播室录制了三集每集50分钟的“对话红楼”“暑期教科文特别节目”,其中大量穿插周老的演讲片段;在文学馆第三轮“讲红”时,“米寿”之年的周老第六次莅临,兴致不减地讲了《我近来的八本红学著作》;把在文学馆三轮《红楼梦》演讲的全部文字稿,以《新解〈红楼梦〉》由山东画报出版社出版了三本图文书;这次又单独把周老在文学馆的六场演讲汇集成书,呈现给读者,并以此书恭祝周老90华诞!

 

周老的女儿不止一次跟我说,我爸最愿去文学馆讲,因为那儿的听众最好!

 

我也不止一次跟周老的女儿说,只要周老愿意,文学馆随时欢迎周老做客,随便讲什么都行。

 

编在这本书的最后一讲,是2005年10月5日讲《我近来的八本红学著作》。那之后,虽又反复约过数次,均因周老身体原因而未果,引以为憾。

 

周老号“解味道人”。他实在是一个痴心的研“红”者,一个诗性的解“梦”人!

 

从年龄上,周老是我崇敬的祖辈人,可他却在电话里亲切地说:“光明老弟,这个序得你来写,我只写个小后记。”写到此,代为序吧。

 

 

 


                                      2007年10月18日于中国现代文学馆

 

[《在文学馆听讲座"周汝昌“红楼”演讲录》(图文本),线装书局即将出版。

 

 

 痴心诗性解“红楼” - 傅光明 - 傅光明

周老在文学馆的讲座“盛况”

 

痴心诗性解“红楼” - 傅光明 - 傅光明

讲座过程中 

 

痴心诗性解“红楼” - 傅光明 - 傅光明

 

痴心诗性解“红楼” - 傅光明 - 傅光明

 

另:在网上搜到两张周老的生活照,实在喜欢,一并发上来。也没跟周老家人说就用了,想来伦苓大姐不会怪我吧~~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