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傅光明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文学博士。著有《人生的采访者:萧乾评传》、《未带地图,行旅人生》、《老舍之死采访实录》等。

网易考拉推荐

《書生本色》陕北纪行(五)  

2006-12-13 18:46:00|  分类: 面对自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

 

  延安行给我的震撼来自人生和自然两方面,人文的我已深刻体味到了,这一次是要经受自然奇观的冲刷了。

 

  壶口瀑布位于宜川县的东部壶口乡龙王秥,是黄河第一大瀑布,也是仅次于贵州黄果树瀑布的华夏第二大瀑布。

 

  驱车往宜川的公路两旁,有几十公里长的连绵开阔、层峦叠翠的森林绿化带,初秋时节已是层林尽染。谁说秋的颜色不如春的绚丽,远远望去,一丛丛、一簇簇猩红的、鲜黄的树叶交相叠映,那色调、那风姿,却比春的姹紫嫣红,百花争艳,更多了几分厚重和深沉。

 

  同时,路旁的田地里,也遍种着像列队方阵一样整齐的深褐色的烤烟,细细的秆,却挺起直直的腰,在秋风中示威。我不知这是不是同安塞一样,县里想把烤烟作为县财政的主源之一,也不知道农民们是否心甘情愿地用烤烟来换口粮。但中国确实是个烟草消费大国,如果每年从烟草利润里拿出个零头,那么就将有无数的失学儿童重返课堂。看着眼前一片片从车窗旁一闪即逝的烤烟,我就想我们这个民族从近代以来,受烟草的毒害太深了,血液里浸透着高剂量的尼古丁。我只知道,有不少烟草公司都是各地方上的利税大户,他们可以轻易甩出些钱来,赞助些轰动时效的评奖或者赛事。也许是我太孤陋寡闻,至今还没听说哪家烟草公司拿出些钱来,捐助教育。可能这些有太重的烟气,教育承受不起也未可知。

 

  打开车窗,已能听到吼吼贯耳的水声了,仿觉有一团水气扑面而至。这壶口两岸,高山对峙,峻峭险拔。黄河之水天上来,万里奔腾至此,二三百米宽阔的水面,突然收缩为四五十米,砸入五十多米深的壶形狭谷,激起数十米高的气浪,织起一道天然的雨雾屏障。滚滚黄流,这时不再是黄的,升腾起来的,是银白色的雾霭,清风一吹,能飘进站立河岸两边的人们的眼睛,甚至打湿了你的衣襟。看那气势,就好像万匹奔腾的烈马,呼啸着踏起漫天弥漫的黄色尘埃,闪电般越入深深的峡谷,疾驰而去,那白色的身影却永远留在了尘埃之上。又好像一群震怒的猛虎,长啸狂吼,用利爪把大地撕开一条裂缝,瞬间即蹿跳得无影无踪,只有那宏钟般雷响的虎啸在空气中回响,不绝于耳。

 

  据当地人介绍,一年四季,壶口瀑布风神姿彩各异。夏秋季节,雨水多,山洪汹涌,浊浪排空,瀑布面最宽可达100多米,气势磅礴,方圆数里,水气遮天,真天下奇观。冬季,黄河冰封雪冻,壶状的石槽边挂满了瀑流冰凌,活像一位冰清玉洁的绝代佳人,裹紧雪白晶莹的披风,在冷雨中娇羞地谛听那空灵曼妙的滴水声。春季,冰雪消融,巨大的冰凌解冻,乍裂抛落,仿佛崩山的巨石,轰鸣着滚流走了。

 

  我在壶口碰上了半阴天,没能饱赏涂满落日余辉的壶口瀑布。这是惟一的遗憾。第二天,是阳光明媚的好天气,万里无云,晴空湛蓝澄澈。我坐在赴黄陵的长途车上,想象着壶口的美丽,从壶口腾起的漫天水雾已被阳光折出一道五光十色的虹桥,与长天相连,天地悄然一色,一定是祥瑞的佛光普照众生了。

 

  水于山中流,山于水中立,佛光伴尘埃,缘起度众生。

 

  轩辕庙、黄帝陵是我延安行的最后一站。我先是在人文初祖大殿虔诚拜谒了中华民族的始祖轩辕黄帝,便径直登上了位于桥山之巅的黄帝陵。桥山面积8500余亩,郁郁葱葱的古柏多达86000余株,且多在千岁以上,是中国最大的柏树群。

 

  尽管沿途及许多古柏枝干上挂着一级防火区,严禁烟火入内的标牌,但陵前仍旧是香火旺盛,烟雾腾云。原来,卖大把大把的圣香也算旅游收入呢。倘若黄帝九泉下有知,晓得了五千年后的子孙,在这块净土圣地之上对他老人家要买门票而朝拜,会作何感想。当然,旅游业为世代守护这里的百姓解决了温饱,黄陵甚至成了旅游收入的代名词。黄帝会为这份恩泽感到欣慰吗?

 

  不过,我站在山环水绕的桥山之巅,透过苍翠的松柏极目远眺的时候,真的在心底祈祷黄帝:保佑黄土高原上的他的子民;保佑青化砭那对在土炕头上包着饺子,依然吃苦受穷的老两口;保佑安塞上不起学背了沉重的柴担往家走的农家娃;保佑那个15岁退了学,跟着亲戚跑长途,已满嘴江湖腔的小后生;保佑……

 

 

                                     1995年10月23日

                                    (原载《湖南文学》1997年第7期)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