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傅光明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文学博士。著有《人生的采访者:萧乾评传》、《未带地图,行旅人生》、《老舍之死采访实录》等。

网易考拉推荐

《書生本色》陕北纪行(四)  

2006-12-13 18:41:00|  分类: 面对自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

 

  蟠龙是个小镇,因当年共产党歼灭胡宗南不少部队,取得蟠龙镇战役的胜利而闻名,蟠龙大桥的对面即是革命烈士陵园。

 

  天空刚下过小雨,阴着脸。我顺着弯曲泥泞的碎石路,拐进一户只住着一孔土窑的农家。夫妻两口子,养了一男二女三个娃,均因上不起学闲呆在家里。男娃有时帮父亲放羊。两个女娃正滚在炕上陪母亲,见我要照相,直往母亲怀里钻。

 

  这家的汉(陕北人称呼当家的男人),也就是40岁的样子,种着七八亩地,一年需交100 多元的土地税。为使日子过得好些,他借了一万多元以每只240元的价钱买了41只羊。每只羊每年也要交3块的税,不知叫什么税,上边来人收钱就给。我问他借的钱多长时间能还清,他说要看羊的发展。如果吃草足,长得快,生了小羊卖了好价钱,还起来就快些。我又问他挣了钱想不想让娃们上学读书。他说还是上不起,一个娃一年两次报名费是50元,学费是 400元,由于他是外村的,还要补交外学费100元。这样的负担,他实在承受不起。再说,他是惦着攒钱建窑洞哩,现在是一家五口挤在一张土炕上。

 

  然而,村里却有钱重修了山头上的药王庙。每年阴历四月二十八,村里的男女老幼都来赶会烧香。我有时爱凑个热闹,居然爬到坡上去求签,谁想竟是一个关于情感婚姻的上吉签。而我这人,向来在这方面不顺畅。但愿药王保佑吧。

 

  从坡上下来,远远见一位头扎白羊肚手巾的老汉闲坐在路旁的一截石柱上出神。这是我在陕北走了几个县所见到的惟一一块白羊肚手巾。我打小时候就记得陕北人是扎白羊肚手巾红腰带的,不想真到了陕北,也还是难寻这民粹

 

  过了一会儿,老汉的儿子和孙子也来了,这才有了照片上的祖孙三代的合影。老汉今年 67岁,瘦黑的脸上刻满了深深的皱纹,记录下岁月的沧桑和艰辛。他有七个孩子,五男二女。这位40岁的中年人,是他的二儿子,也已有了四个娃。想想这日子过起来就不容易。

 

  我问中年人,政府强调要切实减轻农民负担,这里落实得怎么样。他满面愁容而又无奈地告诉我,不种地吃不上饭,可现在地也快种不起了,化肥、农药都涨钱,种一亩地一年需花200块,年底收成好可赚出200块。他种了30亩地,一年可挣6000元左右。每年夏、秋两季,要交教育附加费120元,民兵训练费38元,树木费166元,真正应交的农业税154元。农民意见大,没有用。政府派制安员下来收税,农民哪一项也不能少交,更不敢不交。如果不给,制安员要加倍处罚。若再不交,就会派人到窑洞里把值钱的东西抄走,有的时候还会打人。

 

  我越听越气愤,涌上一股书生气,就问他们为什么不到上面去告。难道县里就不派人下来调查,来管一管吗?老汉摆摆手,像是把一切看透了。他说,父子俩都是中共党员,一年到头难得有一次组织生活,也就是读读红头文件,提意见根本没有用。县里也从来不下来人。到县里告状,一是没人,再说连门朝哪开都不知道。乡长是上面任命的,下到村里,就是到村干部家吃吃喝喝。村长、书记一年有300块的补贴。说到这,老汉又怀念起了毛泽东。他说,毛主席在的时候,就是农业合作社,农民缺少自由,别的政策都好。现在是除了农民有了自由,别的什么都没人管了。修乡村公路,该是政府拨专款的,没钱了也找农民要。老汉的眼角闪出一丝泪光,他叹了口气,哀怨道,农民真是可怜,赶不上好领导,就没有希望了。看来,中央光有好的政策还不够,政策的贯彻落实全要通过农村县、乡和村三级组织,在一个环节出了纰漏,就可能会造成农民的负担。而这三级跳的形象直接影响着政府在农民心目中的地位和信誉。因此,提高农村基层管理人员的素质,认真为农民排忧解难,力办实事,而非雪上加霜,把农民当成待宰的羔羊,变得更为重要。种不好地是农民的责任,农民种好了地而落不下钱,恐怕就是政府的责任了。

 

  农民的真正出路在哪里?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