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傅光明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文学博士。著有《人生的采访者:萧乾评传》、《未带地图,行旅人生》、《老舍之死采访实录》等。

网易考拉推荐

《書生本色》陕北纪行(一)  

2006-12-13 18:19:00|  分类: 面对自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書生本色》陕北纪行(一) - 傅光明 - 傅光明  

                               

                             一

 

  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清涧的石头,瓦窑堡的炭面条像腰带,避雷针头上戴,陕西姑娘不勤快,板凳不坐蹲起来。哼着陕北的顺口溜,我来到了陕北黄土高原中央地带,宝塔山、凤凰山、清凉山环绕四周,远在三千多年前的夏朝即有村镇的山城延安,这座当年国民党眼中的共党老巢,中国共产主义革命史上的革命圣地

 

  在1937年至1947年的十年间,延安一直是中共中央的所在地,大凡重要的会议和决策都是在这里举行、决定。毛泽东1942年《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至今仍是文艺政策的一个重要坐标。今天,这里完整地保留着杨家岭、王家坪、枣园、凤凰山等多处革命胜迹,有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中共领袖人物的故居旧址,供对中国共产主义革命有兴趣的游人和研究者参观、朝拜。但市场经济的引入,使革命圣地也逃不掉商品味,以前还是免费瞻仰、凭吊,而今接受革命党史教育每人每地至少要付5元钱的代价。甚至听当地人说,王家坪已承包给个人。租景照相渐成风气,主人围起最佳摄影角度,按一下快门1元钱。延安最显著的标志,是九层44米高的八角形砖砌阁楼式宝塔,宝塔山因此而得名。令人遗憾的是远观尚使人心仪,登高则内宾需8元,外宾需15元。其实,商品意识才刚刚进入延安人的大脑,生意人也还实在,不太需要心眼。即便这样,贫富差距已经显现出来了。

 

  王家坪的一位工作人员,1983年参加工作,现在每月拿274元的工资。如果仅是如此,他的生活也就刚刚过得去。但这位聪明能干的小伙子,主动承担起王家坪革命旧址的保卫工作,每天夜里睡觉值夜班,白天开店铺,做买卖,挣了些钱,花一万多买了辆西安产的古城牌三轮摩托,没事的时候拉着游客观光,再多挣一份钱,贴补家用。他有个两岁多的儿子,生活过得蛮舒心,知足,他最得意的是,不久就可以分到楼房,告别窑洞。

 

  像这样的年轻人,延安还有很多。借上几万块买辆面包车跑长途,三年还本,就可以挣不少了。开饭馆、做小买卖的青年人也不少,以后还会更多。但延安大部分人的生活品位和质量有待提高,追求物欲的同时,忽视了精神生活和教育中兴,未来将付出惨痛的代价。人的纯朴善良不能替代文明,更何况这种人性善的朴素本质,将随着延安的进一步商品化而退化并最终消失。书店里书少、人少,娱乐厅开始爆满。青年人正由观望到参与,他们开始在乎每月消费100多元的烟酒之外,再加上打台球和游戏机的花销。以其低收入来衡量,将出现非常可怕的赤字。这恐怕会导致一种精神道德的沦丧。延安精神今天在延安就已经不复存在了,发扬光大更显得子虚乌有。

 

  10月1日国庆,我听到《新闻联播》里讲,祖国各地以各种形式迎国庆。可我在延安街头几乎看不到一面五星红旗,没有任何形式的庆祝活动,只是买炸羊肉串的排起了长队。晚上正赶上演周润发和梁朝伟主演的枪战强片《枪神》,延安电影院里人满为患,繁乱嘈杂,乌烟瘴气。延安人似乎特别爱吃瓜子,影院门口有好几辆大板车装满了炒好的瓜子,看电影的差不多人手一包。银幕上枪声大做,血肉横飞,观众席里瓜子皮雪落,仿若众鼠集会一般。事实上,看这样一场电影10元钱,对延安人来说算不上便宜。

 

  我在往太和山道观的路上,认识了一位卖水的妇人,和她两个上不起学的女儿。她和丈夫每月加起来挣两百多一点,刚够吃饱肚子。孩子的衣服是买来粗布自己做。大女儿13岁,上到5年级退学,因学费太贵。7岁的小女儿索性就不上了,她已学会帮母亲卖水,能清楚地记住不同矿泉水的价钱。这位母亲告诉我:有钱人盖房子,没钱人住窑楼(土窑)。女娃上学没有用,也学不出来。学费贵,老师有的不好好教。长大嫁个汉就算了。俄(我)穷,没办法。

 

  延安很多人的观念还很陈旧,经济自主的意识比较淡薄。这样,教育上不去,经济也发展不起来。一位转到临潼上学的初二学生对我说:教育上不去,延安没有希望。教师素质不高,经常体罚学生。上课不负责,下课忙挣钱。他的父母都在延安邮政部门工作,效益不错,两人一月收入1400余元,自然有能力把孩子转到条件好一些的学校,以期孩子学成出息,考到西安这样的大城市,永远离开穷山沟。

 

  现在延安的青年一代,对延安作过中国共产主义革命的中心和圣地,那种强烈的自豪感已明显减弱。甚至有的青年抱怨,在战争年代,延安人民为中国革命的胜利付出了巨大牺牲,是哺育、壮大红军的摇篮。而革命胜利了,延安似乎被忘到了脑后。即便是当年在杨家岭见过毛泽东的一位78岁的卖枣老汉,提起毛泽东在1947年3月18日下午6点离开王家坪,随中共中央迁至石家庄附近的西柏坡以后,就再也没有回过延安,心底也是有些许的不解和牢骚。他淡淡地说:毛主席忙国家大事,顾不上回来。中共领导人物只有周恩来在1973年回过延安,当他看到革命老区的人民生活依然是那么的艰苦、贫困,难过得流下了眼泪。他乘坐的吉普车陷到泥里,忠厚纯朴的百姓硬是用双手托起吉普车走出了泥地。

 

  总体来说,延安市区人民的生活水平比以前提高了许多,至少是超出了我的想象。但我的忧虑在于,庞大的基层政权组织,能否真正担负起商品经济发展的协调和引导作用,并使这种能力的提高真正得益于教育,而非仅仅是在商品经济的洪峰潮流中随波逐流。那样,经济的发展将不能与现代化文明的要求相吻合。无论如何,延安的发展,还要走一条相当漫长的路,在这一过程中,要把商品化可能带来的负效应尽量降低,以免畸形长成了再做整形手术可就麻烦了。这是有前车之鉴的,不能只顾经济而不顾其他。至少目前,过去有着泱泱之势的滚滚延河水,已被河道两旁的工厂、企业严重污染,加之今年陕北干旱,延河已成浊浊黑流。延河水与宝塔山交相辉映的自然景观消逝了。难怪有位李工程师作了这样一首讽刺现实的打油诗:滚滚延河流黑水,巍巍宝塔颤巍巍,延安精神放光芒,照得穷山响叮当。 这当然不全是事实,却也是一种针砭。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